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毫不猶豫的選擇

   蘇聯《真理報》政治觀察家馬耶夫斯基在蘇聯的駐外記者中保持著一項紀錄:乘車船和步行跨越了數千公里陸路和水路,乘飛機穿過100萬公里以上的路程,到過世界各大洲75個國家,曾經從越南抗美戰爭前方、蘇伊士運河旁、1956年的布達佩斯、前比屬剛果、加勒比海危機時期的美國、1968年的布拉格、「文化大革命」期間的北京,發回了許多新聞、通訊和特寫。
   1972年,他52歲時得了不治之症,但他不僅不躺下,反而抓緊有生之年,盡量到艱難的第一線採訪,終於在1976年初去世,年僅55歲。
   馬耶夫斯基臨終前不久為《真理報》的內部報紙《同人報》寫了一篇小稿,文中說:
   有人會問:你為什麼成了新聞工作者,而沒有去當外交官(馬耶夫斯基是蘇聯高等外交學校畢業生)?也許,恰恰是在我見習了外交工作的東京,我終於明白了,儘管外交工作很吸引人,但我禁不住在報紙天地小試身手的誘惑。我頭腦裡充滿了各種感想,我想將人們沒看到的和不知道的東西告訴人們。我明白,我不能不寫,因此寧願啃新聞工作者的黑麵包,而不想吃外交官的白麵包。
   危險的職業多得很。新聞工作通常是不列為危險職業的。然而,聯合國的官方統計表明,各種職業的人中間,新聞工作者的死亡率最高。
   我們在35歲死去,因為編輯部無情的夜班使我們面容憔悴,因為報紙的每行文字都帶走了我們的一份心血。
   我們在40歲死去,因為無窮無盡的出差和旅行,東西南北的人間悲劇,艱苦卓絕的對敵鬥爭,各種文字的報章雜誌縮短了我們的壽命。
   我們在50歲死去,因為我們與多數的同代人一樣,不得不經歷硝煙瀰漫的戰爭道路,受潮挨凍,受傷掛綵,從廢墟中重建祖國的城鄉,手不離槍地投入和平時代的搏鬥,捍衛正議事業,總之,這代人要做的事超過前輩一世紀的作為。
   是啊,我們這些新聞工作者就這樣過早的死去……
   但是,如果把獻給採訪和編輯工作的歲月還給我們,把無數不眠之夜還給我們,把危險的征途和白熱化的鬥爭所佔的時間還給我們,並對我們說:由你們自己挑選職業吧。我們依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不安寧、不輕鬆的新聞工作者的生涯!


 
Author :尤里·茹科夫      Provenance :中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