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心海浮藻

  衝動:情感上的不速之客
   一位情感比常人來得快半拍的不速之客,闖入了和諧的氛圍;一匹理智的韁繩拴不住的烈馬,踩踏了他人的心田。對了,我指的是你:
   衝動。
   你這位膽汁型的漢子神經亢奮,肝火挺旺。所到之處,不是興奮過頭,便是怒形於色。你動輒一蹦八丈高,將禮貌、斯文或紳士風度「蹦」得一乾二淨,以致大煞風景,有傷和氣,好事變壞事,壞事則更壞,惹得人人批評你缺乏涵養。
   衝動時人望文生義,將你視作一種衝撞別人的激動,我看也不算離譜。
   衝動,只要你抑制一下超前激奮,注意在情緒上減肥,你還是不乏知交的。目前,你得先注射鎮靜劑。
   ……我只是好意相勸,你何必暴跳如雷呢,呶,你看你又衝動了。
   
   距離:魅力製造者
   距離,兩點之間的那一段長度。
   空間與空間的相隔,時間與時間的相隔,心髓與心髓的相隔,都造成了距離。
   縮短空間的距離,用火箭、飛機,列車、輪船;縮短時間的距離,用考古、溫史、讀書、回憶;縮短心髓的距離,用瞭解、對話、接觸、相處。
   距離一旦縮短或消失,陌生和隔膜自然跟著消失,這時候,由距離派生出來的神秘感和朦朧美很可能也隨之消失。
   距離竟是一位製造魅力的魔法師。
   一段距離縮短或消失了,新的距離又在誘惑世人的意志。從一定的意義上理解,人類社會發展的過程,也就是縮短或消弭、又產生距離的過程。
   當然,世界上有一些事物是需要永遠保持距離的,但這個視角同本文的宗旨業已有一段距離了。
   
   鎮定:勝利的影子
   遇事不慌,情急不亂,處驚不變,臨危不懼,沒錯,這正是鎮定的形象。
   面對一條出人意料的消息,一副處於劣勢的棋局,一次突如其來的事變,一場敵眾我寡的戰役,臉不改色心不跳,它的病歷卡上絕無「血壓升高,出一身冷汗」之類的症狀。它冷靜地思謀沉著地應付,最終漂亮地解決問題或打敗對手,勝利,永遠是鎮定的影子。
   誰握有鎮定,誰就握有鎮難石、定心丸。
   鎮定的父母是理智和冷靜,感謝你們生養、培育了這麼一個好孩子。
   
   沉思:雕鐫著人生
   浮想是沉思的初級階段,沉思是浮想的深化。只有那種到達一定火候的思索,才配稱作沉思。
   沉思不喜歡住「集體宿舍」,而愛住一室一戶的小套間。然而,在現時「住房條件」還較差的情況下,沉思也不得不將就著過日子,它甚而在人頭擠擠的地方辟出一塊看不見的「思維空間」,獨個兒慢慢地琢,細細地磨。倘然把遐想比成一個好作長途旅遊的活潑少年,那麼沉思則是一位穩重的深沉的固守陣地的老石匠。
   濘思,雕鐫著人生。它可能佳作迭出,碩果纍纍;也可能一事無成;自然,沉思還可能「走火」而想入非非,貽誤大好人生。但這正如練氣功不得法也可能「走火」一樣,這能委罪於氣功本身麼?
   一說及這說不盡道不完的沉思,我總要陷入沉思……
   
   寒暄:該你閉嘴了
   寒暄先生,從打躬作揖到笑臉相迎,你怎麼逢人就說這幾句話:
   「今天天氣很冷。」
   「今天天氣很熱。」
   「飯吃過了嗎?」
   殊不知,你那面孔上的些許舒展,多半是勉強調動起來的。難道這就是國人的禮節?
   依愚所見,彼此照面,若無事情或非說不可的話,互相丟個眼色、給個微笑也足夠了,哪怕毫無表示地擦肩而過,也未嘗不可。何必多費口舌地重複那些有了餿味的套話呢!
   「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金錢」。怎麼能將「生命」和「金錢」當作小費隨意支付給並無實際意義的敷衍呢?
   該你閉嘴了,寒暄先生。你何時失業,那些虛擲了「生命」和「金錢」便有了用武之地。
   我吐露此言,決非寒暄。



 
Author :高低   Provenance :現代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