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器官移植及其他

  一滴血救100條生命
   蘇格蘭有位名叫德蘭的退休拳師,18年前因意外事故跌斷了雙腳和雙手。醫院血庫裡剛好沒有合適的血型儲備,而他的傷勢又必須馬上輸血,否則很快就會死亡。輸異型血只有1%偶然成活的可能。德蘭輸了血,碰巧成活並康復了。後來他有次去獻血,紅十字會發現他的血中產生了一種罕見的物質ANTI—D(抗死亡激素)。如父母的血分別為RH陰性和RH陽性,母血抗體就會破壞胎兒的血液成份,危及胎兒或初生嬰兒的生命,只有ANTI—D能解決這個問題。德蘭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紅十字會的請求,每13個星期獻血一次,幾乎每滴血能挽救100個小生命,18年間他共拯救了5020名嬰兒,全蘇格蘭的母親都將他視作英雄。
   變態的追求
   牙齒,也許是人體資源中價值最低的一項。可是大科學家牛頓的一顆牙齒,1816年在英國倫敦以730英鎊(合現在1100美元)高價售出。一位貴族買下這顆牙齒,精心鑲嵌在自己的戒指上。
   汗水,至少目前還沒發現有什麼用途。可是1967年,美國有家商店專門陳列出售大大小小的瓶裝「名人汗水」,價格從數十到數百美元不等。其中還包括據說是前總統約翰遜的汗水。這些汗水怎樣收集到的?則不得而知。
   在西方發達國家某些大都市,如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一些有知識有教養的人,居然將人頭放在書架、壁爐上作炫耀的擺設。今年初,警方抓獲了一批買賣人頭的商人,他們從醫院或大學的解剖部門偷盜用於實驗研究的人頭,然後以每顆750到1250盾(合280到380美元)的價格售出,「生意」興隆,供不應求。
   紅火的買賣
   在西方絕大多數國家中,買賣人體器官都是非法的。但美國一家新聞社對23個國家調查發現,越是科技發達的國家,人體器官的買賣越紅火。活體腎臟出售平均為一萬五千美元。叫人意想不到的是,號稱世界首富的美國,要求出售腎臟的人最多。全國185個腎臟移植中心裡,等候出售腎臟者隨時有近萬人之眾,其中至少有300個腎臟將轉售到國外。還有人聽說肝臟更值錢,便去報社刊登出售肝臟的廣告,當被告知肝臟與腎臟不同,每人只有一個時,才遺憾地打消了這種念頭。
   去年8月,肯尼亞《民族日報》刊登了一位名叫弗科的學生寫的一封信,希望以低廉的價格出售一個腎臟,賣給腎臟有毛病而又想移植的人。他沒有開出具體的價格,只是說自己的父母都失業了,沒有耕地,無法餬口,更談不上交學費,於是學校揚言要開除他。弗科「只想能得到一筆錢,夠繳學費就行。」
   太陽的使者
   1955年,世界上第一位成功施行眼角膜移植手術的席姆醫生通過七年努力,使斯里蘭卡國民議會通過了一項法令,授權死者的監護人有權捐獻死者眼睛用於角膜移植。當時全斯里蘭卡每年有30至40人被處絞刑,典獄長負責提供死刑犯的眼球獲得了法律保障。次年,該國暫停執行死刑,角膜來源驟減。於是,善良而熱情的哈德森·西爾瓦博士第一個站出來,宣佈死後自願獻眼,他母親也立下了同樣的遺囑。在他們以身作則倡導下,1961年成立了斯里蘭卡眼球捐贈協會,西爾瓦任主席。協會的18位自願工作人員不辭辛勞,常年四處奔波,宣傳講演,居然在1500萬人口的斯里蘭卡,動員了57萬餘人,自願簽署了死後獻眼的協議書。短短三年時間,該協會所擁有的眼球數目,便超過了本國的需要。1964年,西爾瓦博士創建「斯里蘭卡國際眼庫」,從首都科倫坡向世界各國出口眼球。到1988年底,已向新加坡、印度、巴基斯坦、日本、約旦和沙特阿拉伯54個國家提供了二萬三千隻眼球,其中包括向中國免費提供的多批眼球。斯里蘭卡首任總統威廉·高伯拉瓦逝世後,一隻眼給了一名24歲的青年,另一隻眼出口到新加坡。前總理達德利·桑納那亞克、現任總統賈亞瓦德納、總理普雷馬達薩,還有約旦國王候賽因、巴基斯坦已故總統齊亞·哈克等,都留下了死後獻眼的遺囑。今年1月23日,孟加拉國總統艾爾沙德也鄭重宣佈:「為了世界更加美好和時代和平」死後獻出自己的眼角膜。
   捐軀者
   世界上最年輕的自願死後捐軀者,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15歲的少年加爾扎。他因腦溢血於1966年1月5日在洛杉磯一家醫院病故後,醫生們遵照他的遺願,將他的心臟移植給他14歲的鄰居少女唐娜。使唐娜從此擺脫了心臟病魔的長期折磨。
   到目前為止,一人捐軀救人最多的當推意大利的迪阿皮科。他1987年12月23日清晨7時許死於西西里島117號公路一次撞車事故中。在羅馬大學醫學院,迪阿皮科的心臟移植給了39歲的心臟衰竭患者克裡肖利。在羅馬大學第二外科醫院,他的兩隻腎臟分別移植給53歲的達裡戈和26歲的艾尼亞。在本醫院內,他完好的一隻眼球移植給三年前從樹上摔下而雙目失明的6歲男孩普裡馬,使他重見光明。他的胰臟經羅馬轉運至佩魯賈內科病理學醫院,從胰臟中選取胰島組織,以便移植給糖尿病人。最後迪阿皮科的肝臟運出國界,送到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給了一位渴望已久的肝硬化晚期患者。所有手術均獲成功。
   聖誕之夜的12月25日晚,迪阿皮科的遺體被安葬於家鄉科摩索。科摩索傾城為他送葬。
   奶和血
   對於人體資源的無私奉獻還遠遠不限於死後。人們自願提供的乳汁、精液和血液都是奉獻精神的結晶。美國俄克拉荷馬州有個小女孩拉伊茜,因患罕見的食物過敏症,對疏菜、蛋糕、牛奶、肉類、糖果和飲料一概進口就嘔吐並起多種過敏反應,唯一只能吃人奶。每天需要約12升人奶才能維持生命。她的父母只好通過廣播、電視、報刊和電話向正在哺乳的年經母親們求援。到四歲時,拉伊茜已經吃過十九萬人捐贈的人奶,她幼小的身體中浸透著十九萬個母親的愛。
   我國獻血最多的人是上海聯合汽車配件廠職工、43歲的邱志清。他從18歲開始義務獻血,1986年3月倡議開展無償獻血活動。今年元月,上海市副市長謝麗娟寫信給他,感謝他25年來光榮獻血60次,累計1.5萬毫升,其中無償獻血3200毫升。

 
Provenance :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