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麻姑

漢孝桓帝時,神仙王遠字方平,降臨到蔡經家。
將要來到還有一會兒的時候,聽到金鼓簫管人馬的聲音,蔡經及全家人都看見王遠戴著遠遊冠,穿著紅色衣服,腰掛虎頭鞶囊,佩著五色綬帶,帶著劍,鬍鬚少而黃,是個中等身形的人。
他乘著有羽毛的車,駕著五條龍,龍的顏色各異,旗旛招展,前導後從,威儀鮮明,像個大將軍。
吹鼓手都乘坐麒麟,他們從天而下,在蔡經家的院子上空懸空聚集,跟從的官員都一丈多高,不從道上走。
到了以後,跟從的官員都隱去,不知在哪,只見到王遠與蔡經的父母兄弟相見。
王遠獨坐很久,就令人去拜訪麻姑,蔡經家裡的人也不知麻姑是什麼人。
王遠教使者說:「王方平敬告麻姑,我很久不在人間,今天在此停留,想必麻姑能暫來敘話嗎?」
過了一會兒,使者回來了。
人們看不見使者,只聽他報告說:「麻姑再拜,一晃已經五百多年沒有見面了,但尊卑有序,敬奉沒有機會,麻煩你派使者,很快來到我這裡。
我先已受命,說巡查蓬萊,現在就暫去,如此當回還,回來後就親自去拜見。」
如此兩個時辰,麻姑來了。
來時人們也是先聽到人馬簫鼓的聲音。
到達以後,看到她的隨從官員比王遠少一半。麻姑到時,蔡經全家也都看到了。
是個美貌女子,年紀在十八九歲左右,在頭頂當中梳了一個髮髻,其餘的頭髮都垂到腰際。
她的衣服有花紋,卻不是錦緞,光彩耀眼,不可用語言形容。
麻姑進去拜見王遠,王遠也為她起立。
坐下以後,王遠召人端進飲食,都是金盤玉杯,飯菜多半是各種花果,香氣傳到室內外。
切開乾肉傳給大家吃,覺得這乾肉像是炙烤過的貊脯,仙人說是麒麟脯。
麻姑說道:「我從認識您以來,已經看到東海三次變為桑田了。
剛才到蓬萊,海水又比往昔聚會時淺得幾乎有一半了。
難道將要再還回變作山陵陸地嗎?」王遠笑著說:「聖人都說海中又要塵吐飛揚了。」
麻姑想要見一見蔡經的母親和婦人侄女,當時蔡經的弟婦剛生孩子幾十天,麻姑望見就知道了,她說:「唉!暫且停步不必前來。」
就要了一點點米,麻姑接到米就把它撒擲到地上,一看那些米,全變成珍珠了。王遠笑著說:「麻姑依舊年輕,我老了。
一點也不喜歡再做這種狡猾欺詐的變化了。」
王遠告訴蔡經的家人說:「我想要賞給你們這些人酒喝。這種酒乃是天廚釀出,它的味道醇醲,不適宜世人飲用,喝了它或許爛腸。
今天得用水調和它,你們不要責怪。」
就拿一升酒兌入一斗水攪拌了以後,賜給蔡經家人每人喝了一升左右。
過了很久,酒喝光了,王遠告訴左右的人說:「不值得到遠處去取,拿一千個大錢給餘杭姥,告訴她求她打酒。」
不一會兒,使者回來了,買到一油囊酒,有五斗左右。信使轉述餘杭姥的答話說:「只恐怕地上的酒不適合您喝。」
另外,麻姑有鳥爪被蔡經看到了,他就在心裡默念說:「脊背大癢時,能得此爪來抓癢,該很舒服。」
王遠已經知道蔡經心中想什麼,就派人把蔡經拉走用鞭子抽打。
對他說:「麻姑是神人,你怎麼想用麻姑的爪可以抓癢呢?」
只見鞭子落在蔡經的背上,也不見有拿鞭子的人。
王遠告訴蔡經說:「我的鞭打也不是隨便可以得到的。」
這一天,王遠又把一張符傳授給蔡經的鄰人陳尉,這張符能檄召鬼魔,救人治病。
蔡經也獲得瞭解蛻之道,像蟬蛻那樣,經常跟隨王君遊山海。
有時偶爾回家,王君也有信捎給陳尉,多是篆文,有的是楷書字,字寫得鬆散而且大,陳尉家裡世世代代把它當作寶貝。
那次宴會完畢,王遠、麻姑命駕升天而去,簫鼓導從像當初來時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