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魏夫人

 魏夫人是任城人,是晉朝司徒劇陽文康公魏舒的女兒,名叫華存,字叫賢安。
她幼年時就好道,性情沉靜恭謹。讀《老子》、《莊子》以及三傳五經百家著作,無不貫通。立志嚮慕神仙,沉溺玄真修仙之道,想要求得飛騰。
常常服食胡麻散茯苓丸,吐的父母不答應。
 二十四歲那年,勉強把她嫁給太保掾即南陽的劉文,劉文字叫幼彥。

他們生下兩個兒子,長子叫劉璞,次子叫劉瑕。
劉幼彥後來做修武縣令。
夫人心期於幽靈,精誠更加深厚。
兩個兒子剛立事,她就隔離開屋室,另寢齋戒。
 將過三個月,忽然有太極真人安度明、東華大神、方諸青童、扶桑碧阿陽谷神王、景林真人、小有仙女、清虛真人王裒來降臨。
 王裒對夫人說:「聽說你密修真氣,專心於三清,勤苦到極點了。扶桑大帝君令我傳你神真之道。」
 青童君說:「清虛天王就是你的老師。」
 度明說:「你苦心求道,道今天來了。」
 景林真人說:「虛皇鑒於你辛苦勤奮,太極已經把你的仙名登記在玉札上了。你勉力做吧!」
 青童君又說:「你不再瞭解上道內法晨景玉經的話,仙道就無緣得到成功。後天當在暘滌山中相會,你謹守這個秘密。」
 王君就命侍女華散條、李明兌等,拉開雲蘊打開玉箱,拿出《太上寶文》、《八素隱書》、《大洞真經》、《靈書八道》、《紫度炎光》、《石精金馬》、《神真虎文》、《高仙羽玄》等經,共三十一卷,並親手交給夫人。
 王君趁此告訴她說:「我從前在這裡學道。遇見南極夫人、西城王君,交給我寶經三十一卷,按它奉行而成為真人,職位是小有洞天仙王。令我所傳授的經文就是南極之君、西城王君的原文。這座山的洞台,乃是清虛的別宮。」
 於是王君起立面向北,拿看書而祈禱說:「太上三元、九星高真、虛微入道、上清玉晨,我被太帝所命,使我教授魏華存。這個月很好,吉日在戊申,謹按寶書《神金虎文》、《大洞真經》、《八素玉篇》共三十一卷,這是我從前在陽明西山精心思考,接受真人太師紫元夫人的書。

華存應當謹按明法,以成為至真,誦修虛道,長做飛仙。如有洩露我書,滿門族滅,身為下鬼,把他堵塞到河的源頭,九天有令,敢告華存。」
 祈禱完畢,王君又說:「我從紫元君那裡接受秘訣,從老師那裡聽到教誨說,此篇該當把它傳給真人,不只我得到而已,你今天獲得它,是大帝的命令。

此書從我開始應當七個人得到它。
此書用白玉為簡,用青玉為字,至華存就是四個人了。」
 於是景林又交給夫人《黃庭內景經》,令夫人晝夜誦念。

把它讀過萬遍以後,就能洞察鬼神,使六腑安適,調和三魂五臟,主華色,返回嬰孩那樣,乃是不死的法術。於是四真吟唱,各命玉女彈琴擊鍾吹簫,合著節拍而歌唱,歌唱完畢,王君就解釋指明經中所修的控制辦法,以及寶經的內容,行事的口訣等諸要點,詳細講完以後,才慢慢地告別離去。
 這時,太極真人命北寒玉女宋聯涓彈奏九氣之璈,青童命東華玉女煙景珠敲擊西盈之鐘,暘谷神王命神林玉女賈屈庭吹風唳之簫,青虛真人命飛玄玉女鮮於虛拍九合玉節。

太極真人唱排空之歌,青童吟太霞之曲,神三誦晨啟之章,清虛詠駕飆之詞,散去以後,諸真元君白天晚上都降臨她家,幼彥雖然住在隔壁,卻靜悄悄地什麼也不知道。
 其後幼彥死了,正值天下荒亂,夫人除了撫養全家內外,還救助貧乏的窮人。

又因為真仙默默暗示給她徵兆,夫人知道中原將亂,就帶領二子渡過長江。
劉璞做庾亮的司馬,又任溫太真的司馬,後來做到安成太守。
劉瑕做太尉陶侃的從事中郎將。夫人從洛陽到江南,在盜賊之中,凡所經過之處,都有神明保佑,常實現元吉。兩個兒子地位已經成就,夫人因而得到專心齋戒靜修,累次有真靈感應,修行真道的好處,也與日俱增。
 夫人在世八十三年,在晉成帝鹹和九年,歲在甲午那年,王君又與青童、東華君來降臨,交給夫人兩劑成藥,一種叫遷神白騎神散,一種叫石精金光化形靈丸。讓她立刻喝下去,稱疾不走。

一共七天,太乙玄仙派飆車來迎接,夫人就以劍為假托化形而去,直入陽洛山中,第二天,青童君、太極四真人,清虛王君令夫人請齋五百天,讀《大洞真經》,同時分辨真經重要秘訣。
道陵真君又給她《明威章奏》、《存祝吏兵符菉之訣》。
眾真人各自標注重訓,三天後才離去。道陵天師之所以遍教她事情的底細和原委,是因為夫人在世應當做女官祭酒,領職治理百姓的緣故。
 夫人誦經萬遍,累計十六年,容顏象少女一樣,於是龜山九虛太真金母、金闕聖君、南極元君共迎夫人白日昇天,向北到上清宮玉闕之下。

太微帝君、中央黃老君、三素高元君、太上玉晨太道君、太素三元君、扶桑太帝君、金闕後聖君各令使者傳達命令,授給夫人《天人玉札金文》,進位為紫虛元君,領上真司命南嶽夫人之職,品級比照仙公,使她以天台大霍山洞台中為治所,主管下訓奉道,教授應當成仙的人。
男的叫做真人,女的叫做元君。夫人受敕封完畢,王母及金闕聖君、南極元君各自離去。
 讓夫人在王屋小有天中再齋戒兩個月完畢,九微元君、龜山王母、三元夫人眾位真仙,同時降臨小有天清虛之上。樂曲四奏,眾真仙各命侍女展示鈞天成曲,九靈合拍,八音靈際,王母打著拍子唱歌,三元夫人彈著雲璈答歌,其餘真仙也各自唱了歌,不一會兒,司命神仙的眾隸山屬,以及南嶽迎接的官員同時來到。

龍旗龍輦,光彩鮮明照耀百里之中,王母等眾真人,就共同與夫人向東南而行,一起到天台霍山台,又順便在途中拜訪句由金壇茅叔申,宴會二天二夜,共同前往霍山。
夫人平安抵達玉室之後,眾真人各自離去。
 當初,王君告訴夫人說:「學道的人應當除去疾病。」

於是傳給她甘草各仙方,夫人服食了。
夫人能用隸書寫小有王君及傳,記事很詳細全面,又記述了《黃庭內經》的註釋,敘述了青精□飯方。後來她屢次降臨茅山。
她的兒子劉璞後來官至侍中,夫人命劉璞把法術傳給司徒琅琊王的舍人楊羲,護軍長史許穆。許穆的兒子許玉斧,也都同時升仙。
陶貞白的真誥中所稱的南真,就是魏夫人。
 在晉朝興寧三年乙丑,夫人降臨楊家,對楊君說:「修道的人不想見到血肉,見到了雖然避開它,不如不見。」

又說:「剛才經過東海中,聽到波聲如雷。」
又說「裴清靈真人的錦囊中有《寶神經》,是他從前從紫微夫人那裡接受過來的,我也有這書的西宮定本,就在玄圃北壇西瑤的上台,天真珍文全部收藏在其中。」
 於是授給楊君說:「至於那仰擲雲輪,馳馬於太空,手拿宵煙,足登王庭。

身升帝宮,披寶衣吸青雲,論九玄的逸變,沉萬椿的長生,真言玄朗,高談玉潔。如今則回靈於塵世,訓導我的弟子,環視五濁,勞神於腥臭。
你所謀求的是道,所研詠的是妙。
道和妙得到之後,你的道行就增加了,憂慮就蕩散了,意念將慎重了。」
又說:「河東桐柏山的西頭,剛才崩塌二百多丈,我昨天與茅叔申去請虛宮,傳真仙的名籍和得失的事情。
一下子掉下去四十七個人,上來的僅三個人。
本來應當洗心虛邁,盡力注理竭盡心意,像履冰蹈火那樣,長久如此,仙道就不隱晦了。
只在莊敬丹到,就斷絕色慾的念頭。
如果抱著淫慾的想法,去修行上真之道,清宮掉落下去的,都是這一類人。
那只是從生籍中除名,將被三官考究。
努力謹慎去做吧。
以道為宗的人貴在沒有邪念,成為真仙的人安於恬靜愉快。
靜寂到極點並非引導和順的主旨,淡然也不是教授的造詣,所以應當用困煩來引領虛無。
學道的人心誠就可以了,有誠心而不努力,有能力而不專一,這也是無益的。要在貪心消除,雜念速散,可以數看東山,勤望三秀,尚還有益。
說的人性命的全與壞,是信的人得失的關鍵。
張良三次約定日期,可以說是誠心於道而表明心意了。」
又說:「得道離開人世,有的明顯有的隱蔽。
假托肉體留下痕跡的人,這是隱蔽得道。從前有人喝兩次瓊液就進了棺材,服一劑藥就成了爛屍。
鹿皮公吞服玉華就有蛆蟲從體內流出;賈季子嚥下金液屍臭傳到百里;黃帝在荊山火燒九鼎之軀,尚有喬嶺之墓;李玉服食雲散而悄悄成仙,還頭足異處;墨狄喝了虹丹而投水;寧生服石腦而赴火;務光翦薤跳進清冷之泉;柏成納氣而腸胃三腐。如此之類,不可勝記。隱秘地得道,捨棄的跡象,本來沒有一定。」
 保命君說:「所謂屍解,就是假作死的形象給人看,不是真死。」
 南真說:「人死了一定要看看他的形體,像活人一樣的,就是屍解。足不青、皮不皺的,也是屍解。目光不落,與生人無異的,是屍解。

頭髮脫落而形體飛了的,是屍解。白天屍解,自然是成仙了。
如果不是屍解之例,死後經過太陰暫過三官的,肉落脈散,血沉灰爛,而五臟自生,骨頭象玉,七魄守侍,三魂守墓的,有的三十年、二十年、十年、三年,當血肉再生,恢復原來形體,一定勝過從前未死時的容顏,這就叫做煉形。
經過太陰改換面貌,就是三官之仙。」
 天帝說:「太陰煉身形,勝服九轉丹。形容端且嚴,面色似靈雲,上登太極闕,受書為真人。」

說的就是這種情形。
如果是暫游太陰的,就由太一守屍,三魂造骨,七魄生肉,胎靈制氣,都會數滿重生而飛天。那些用其它藥屍解,不是吃靈丸的,就不能返回故鄉,三官捉拿他,那些死了又活過來的,沒有殯殮而失其屍體,有形皮存在而又沒了的,有衣扣沒解衣在而形去了的,有頭髮脫落而形體飛了的,有頭斷已死,而人又從別處出現的,這都是屍解。
白天屍解的為上;半夜屍解的為下;將暮將晚仙去的,為地下主宰者。
這是得道的差異。
人們修行道術,有的災逼禍生,形體破壞氣息沒有了的,似乎由於多言而固執,多事而期望僥倖啊。因此,正如在禿枝上壘層巢而掉落下來,百勝失於一敗,可惜呀。通仙之才,怎麼可以被兩個童子就弄死了呢?
智因為沒有邊際而傷性,心因為好惡而蕩真,哪如保守根本靜下心來,棲研三神,全部貫通萬物,而洞察玄寂,與泥丸混然合為一體,而內外都獲得好處。
真人把心思歸於一處,保持永久誠信。心歸則正,神和信順,這是利真的徵兆,自然的感應。
不要兩邊虛假,如果外現察觀之氣,而內心又有喜怒鬱結,有這種情形的,我預見他一定失敗,看不到他成功。地下的主宰者,乃是下品得道者中的文官。
地下鬼師,乃是下品得道者中的武官。
文解一百零四年一進,武解時間是文解的一倍。
世人專心於嗜好慾望,再加上昏亂而不清正,花了眼而隨世。怕死而希望成仙的人,多數都是武解,這是屍解中最下等的了。」
 夫人與眾真人吟詩說:「玄感妙象外,和聲自相招。靈雲郁紫晨,蘭鳳扇綠軺。上真宴瓊台,邈為地仙標。

所期貴遠邁,故能秀穎翹。
玩彼八素翰,道成初不遼。人事胡可預,使爾形氣消。」
 夫人游江南之後,就在撫州並山立靜室,又在臨汝水西設置壇宇。

後來年久荒蕪,蹤跡幾乎消失了。
 有個女道士叫黃靈微,年紀很大,已經八十歲了,但貌似嬰孩。

她的道號叫做花姑,她特意把魏夫人的靜室、壇宇加以修飾,累次都有靈驗。
魏夫人也借夢境指示她,後來她也升了天。
唐玄宗命道士蔡偉把她編入後仙傳。
大歷三年戊申,魯國公顏真卿把魏夫人修道處重新加以修繕,立碑來紀念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