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樊夫人

樊夫人是劉綱的妻子。
劉綱做上虞縣令,有道術,能傳檄召鬼神,以及禁制變化一類事。
他也是悄悄地修行秘密地學成的,沒有人能知道。
辦理政事崇尚清靜簡易,而政令發佈施行,老百姓就受到他的恩惠,沒有水旱疫毒猛獸傷害,年年大豐收。
閒暇的日子,與夫人較量他們的法術效用。
一起坐在堂上,劉綱作火燒磨房,火從東起,夫人禁咒火就滅了。
院子中有兩株桃樹,夫妻各自念動咒語催動,使兩棵樹互相鬥擊。
過了很久,劉綱驅動的樹失敗了,幾步走出籬笆外。
劉綱向盤子中唾一口唾沫,就變成了鯉魚。
夫人向盤子中唾一口唾沫,變成了水獺,去吃魚。劉綱與夫人進入四明山,路被虎堵住,劉綱禁咒它,虎就趴著不敢動,剛要走,虎就要吃掉他。
夫人徑直住前走,虎就面向地,不敢仰視,夫人用繩索把虎拴在床腳下。
劉綱每次和夫人共同試法術,總是不勝。
將要騰空乘雲而行,縣衙正廳旁邊從前有棵大皂莢樹,劉綱升上樹幾丈高,才能飛起來。夫人平靜地坐著,冉冉如雲氣升起,一同升天而去。
後來到了唐朝貞元年間,湘潭縣有個老太太,不說姓名,只稱湘媼。
平常在人家的房舍居住,已十多年了。
常常用丹砂寫篆字在閭裡治病救人,沒有不靈驗的。
鄉人敬重她,給她蓋幾間華美的房屋奉養她。老太太說:「不要這樣,只要有個土木房屋,這就是我的願望。」
老太太鬢髮如雲,肥潔如雪。
拄著枴杖趿著鞋,每天可走幾百里。
忽然有一天,遇見一個鄉下女子,名叫逍遙。
十六歲,長得很艷麗,拿著筐采菊花。她遇到這個老太太就瞪著眼睛看,腳不能移動。
老太太看著她說:「你是喜歡我,可以同我一起到我住的地方嗎?」
逍遙高興得把筐扔了,給老太太行禮自稱弟子,跟老太太回家。
她的父母奔跑著追上她,用棒子打她,吆喝著把她領回家。
逍遙的志向更加堅定,就偷了一根繩子自己上吊,親戚鄉鄰誠懇地開導她的父母,請求他們讓逍遙願意幹什麼就幹什麼。
她的父母估計不能制止,就放了她。
逍遙又到老太太那裡去了,只是掃地打水燒香讀道經而已。一個多月後,老太太告訴鄉人說:「我暫時到羅浮山去,把門鎖上了,你們千萬不要開。」
鄉人問逍遙將要到哪去,老太太說:「前往。」如此三年,人們只從門外看見,老太太房舍階下、牆邊小松竹筍叢生。
等到老太太回來,她就召集鄉人一同開鎖,看見逍遙在室內迷迷糊糊地坐著,容貌像平時一樣,只有草鞋被竹梢串到房樑上。
老太太就用枴杖敲敲地,說:「我回來了,你可以醒了。」
逍遙像睡覺醒來,剛起身,將要下拜,忽然左腳掉了,像砍落在地上。
老太太急忙令逍遙不要動,她撿起腳對正膝蓋安上,用水噴噴它,右腿竟然如故。
鄉人大吃一驚,像敬神似的敬畏她,人們接連不斷地從幾百里外來拜服她。
老太太的神情很閒適,不喜歡相識人多。有一天,老太太忽然告訴鄉人說:「我要前往洞庭洞去救一百多人的性命,誰有心意為我準備一隻船?
一兩天可以共同去觀看。」
有個村民張拱家裡很富裕,請求讓他準備船隻,自己駕船去送她。
要到洞庭的前一天,有大風大浪,拍擊一隻大船,沉沒在君山島上碎裂了。
船上載著幾十家一百多人卻沒有損傷,但也沒有船來救,他們各自散居在島上。
忽然有一條揚子鱷,有一丈多長,游到沙灘上。
幾十個人攔住它把它打死,把它的肉分著吃了。
第二天,有像雪似的一座白城圍繞島上,人們沒有誰能辨識。
那座城逐漸變窄把人夾住,島上的人恐怖地哭叫,行裝都碎為粉末,那些人也都被捆成一簇。
那裡面不到幾丈寬,又不能攀援,形勢已經緊急了。
岳陽城裡的人也遙遙望見雪城,但沒有人能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老太太的船已經到岸,老太太就登上君山島,舉起劍踏著罡步,噴一口法水飛快出劍去刺它,白城發出一聲如霹靂,城就崩塌了。
原來是一隻大揚子鱷,長十多丈,蜿蜒而死,劍立在它的胸上。
終於救了一百多人的性命,否則,頃刻之間這些人就被拘束成為血肉了。
島上的人都放聲哭泣著向老太太行禮道謝。
老太太命張拱的船返回湘潭,張拱不忍馬上離開。
這時忽然有個道士與老太太相遇,這個道士說:「樊姑這些時何處來?」
互相都很感慰喜悅。
張拱訊問道士,道士說:「這位老太太就是劉綱真君的妻子樊夫人。」
人們才知道湘媼就是樊夫人。張拱就回到了湘潭。
後來老太太與逍遙同時返回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