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敦煌


    
甘肅省縣級市
敦煌市,是甘肅省酒泉市代管的一個縣級市,位于甘肅省西北部,歷來為絲綢之路上的重鎮,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敦煌東峙峰岩突兀的三危山,南枕氣勢雄偉的祁連山,西接浩瀚無垠的塔克拉瑪幹大沙漠,北靠嶙峋蛇曲的北塞山,以敦煌石窟及敦煌壁畫而聞名天下,是世界文化遺產莫高窟和漢長城邊陲玉門關及陽關的所在地。

中文名稱 敦煌
面積 31200平方千米
外文名稱 Dun Huang
人口 13萬人(2002年)
行政區類別 縣級市
所屬地區 中國西北
著名景點 莫高窟,鳴沙山,月牙泉,玉門關,陽關
下轄地區 7個鎮、2個鄉
機場 敦煌機場
火車站 敦煌火車站
電話區號 0937
車牌代碼 甘F
郵政區碼 736200
地理位置 甘肅西北部
行政代碼 620982

建製沿革
敦煌的歷史古老而久遠。“敦煌”一詞最早見于《史記·大宛列傳》,東漢應劭解釋“敦,大也;煌,盛也”,取盛大輝煌之意。歷史上的敦煌曾是中西交通的樞紐要道,絲綢之路上的咽喉鎖鑰,對外交往上的國際都會,經營西域的軍事重鎮,在中華歷史的長卷上佔有光輝的篇章。

敦煌
敦煌古稱“三危”。《都司志》載:“三危為沙州望山,俗名羿雨山,在縣城東南三十公裏。三危聳峙,如危卵欲墜。故雲。” 至今敦煌市城東南有三個巍峨奇特的山峰,就是古代的三危。今仍稱三危山。

在距今約4000年前相當與舜禹時的上古時期,敦煌地區就有人類的先民在這裏繁衍生息。據《尚書》記載,舜“竄三苗于三危”,成為敦煌歷史上最早的居民。根據考古發現,在我國夏、商、周時期,這裏就有屬于玉門火燒溝文化類型的羌戎居住。春秋時敦煌稱瓜州,以地產美瓜而得名。當時有月氏、烏孫遊牧民族在此駐牧。到了戰國,月氏逐漸強大,吞並羌人,趕走烏孫,成為敦煌的新主人。

秦漢之際,雄踞漠北的匈奴崛起,打敗擊走月氏,敦煌為匈奴佔據。至西漢武帝時,經過反擊匈奴的戰爭,迫使匈奴“遠循”,河西地區歸入漢朝版圖。自此,開始了中原王朝經營河西和西域的偉業,揭開了歷史上敦煌開發的篇章。張騫通西域的“鑿空”之行,開通了影響深遠的絲綢之路。西漢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設定敦煌郡。到西漢末年,王莽篡漢,改敦煌郡為敦德郡,東漢時復名敦煌郡。這一時期,敦煌經濟快速發展,同時戰略地位提高,中央主管西域事務的護西域副尉長駐敦煌,這裏成為統轄西域的軍政中心。

三國時仍置敦煌郡,屬曹魏政權管轄。西晉承襲不變。東晉前涼時將敦煌、晉昌、高昌三郡和西域都護、戊巳校尉、玉門大護軍三營合設沙州。東晉隆安四年(公元400年)李暠建西涼國,初都敦煌。北魏初(公元439年)置敦煌鎮,公元526年置瓜州,敦煌均為治所。整個漢魏之際,雖多有戰亂,但敦煌的經濟和商業日漸繁榮,中原文化廣為傳播,佛教東漸興盛,一度敦煌成為五涼文化的中心。這時期于東晉前秦二年(公元366年)始開鑿莫高窟。北周初置沙州,公元564年改敦煌縣為鳴沙縣,屬敦煌郡,因縣南鳴沙山而名之。

隋初廢郡置瓜州,大業三年(公元607年)復置敦煌郡,同時罷鳴沙縣復名敦煌縣。唐武德二年(公元619年)置沙州,此時的敦煌進入歷史興盛時期。唐建中二年(公元781年) 陷于吐蕃。大中二年(公元848年)沙州人張議潮率州民起義,推翻吐蕃貴族統治,建立歸義軍政權,使河西地區重歸唐王朝,至宋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西夏佔領止,敦煌歷史上稱歸義軍時期。宋景祐中敦煌為西夏佔領,統治敦煌達191年。元滅西夏後,于至元十四年(公元277年)復設沙州。

公元1280年升為沙州路總管府,隸屬甘肅行中書省。明永樂三年(公元1405年)改為沙州衛,後增設罕東左衛。嘉靖七年(公元1528年)明朝政府關閉嘉峪關,從此瓜州、沙州曠無建置200年,敦煌日見衰落。

清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設沙州所,旋升為沙州衛。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從甘肅56州縣移民2400多戶到沙州屯墾。乾隆三十五年(公元1760年)改為敦煌縣,直到1949年9月28日敦煌解放。同年10月7日成立敦煌縣人民政府,屬酒泉地區管轄。 1987年9月28日經國務院批準,復原敦煌縣,設立敦煌市。

行政區劃
敦煌市轄7個鎮、2個鄉:沙州鎮、肅州鎮、莫高鎮、轉渠口鎮、七裏鎮、月牙泉鎮、郭家堡鄉、黃渠鄉、陽關鎮;國營敦煌農場、青海石油管理局生活基地。沙州鎮為市委、市政府所在地,是全市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城西7公裏處的七裏鎮是一座新型的石油城,現為青海石油管理局所在地和青海油田後勤生活基地。

地理位置
敦煌市位于甘肅省西北部,隸屬甘肅省酒泉市管轄。東經92°13′-95°30′,北緯39°53′-41°35′。東西分別與瓜州縣、肅北蒙古自治縣和阿克塞哈薩克自治縣相接。全市總面積3.12萬平方公裏,其中綠洲面積1400平方公裏,僅佔總面積的4.5%,且被沙漠戈壁包圍,故有"戈壁綠洲"之稱。  

自然氣候
氣候條件
敦煌大部分屬于溫帶大陸性氣候。明顯的特點是氣候幹燥,降雨量少,蒸發量大,晝夜溫差大,日照時間長。年平均降水量39.9毫米,蒸發量2486毫米,全年日照時數為3246.7小時。這裏四季分明,春季溫暖多風,夏季酷暑炎熱,秋季涼爽,冬季寒冷。年平均氣溫為9.4℃,月平均最高氣溫為24.9℃(7月),月平均最低氣溫為-9.3℃(1月),極端最高氣溫43.6℃,最低氣溫-28.5℃,年平均降雨量39.9毫米,蒸發量2490毫米,年平均無霜期142天。 

自然資源 
敦煌境內礦產資源豐富,主要有芒硝、石棉、釩、金、錳等4大類26個品種,其中位于方山口的釩礦探明儲量125.86萬噸,位居全國第四,近年又發現儲量很大的敦煌玉,玉質僅次于和田玉。

旅遊景區
莫高窟
莫高窟又稱“千佛洞”,位于敦煌縣城東南25公裏的鳴沙山下,因地處莫高鎮而得名。它是我國最大、最著名的佛教藝術石窟。分布在鳴沙山崖壁上三四層不等,全長一千六百米。現存石窟492個,壁畫總面積約45000平方米,彩塑佛像等造型2100多身。石窟大小不等,塑像高矮不一,大的雄偉渾厚,小的精巧玲瓏,其造詣之精深,想象之豐富,是十分驚人的。 

敦煌
鳴沙山
鳴沙山位于敦煌市南郊七公裏處。古代稱神沙山、沙角山。全山系沙堆積而成,東西長約40公裏,南北寬20公裏,高數十米,山峰陡峭,勢如刀刃。沙丘下面有一潮濕的沙土層,風吹沙粒振動,聲響可引起沙土層共鳴,故名。據史書記載,在天氣晴朗時,即使風停沙靜,也會發出絲竹管弦之音,猶如奏樂, 故“沙嶺晴鳴”為敦煌一景。這是大自然現象中的一種奇觀,古往今來以“沙漠奇觀”著稱于世,被譽為“塞外風光之一絕”。

月牙泉
在鳴沙山下,古稱沙井,俗名葯泉,景區內的羅布麻、枸杞等葯材很多,自漢朝起即為“敦煌八景”之一,得名“月泉曉徹”。月牙泉南北長近100米,東西寬約25米,泉水東深西淺,最深處約5米,彎曲如新月,因而得名,有“沙漠第一泉”之稱。 月牙泉有四奇:月牙之形千古如舊、惡境之地清流成泉、沙山之中不淹于沙、古潭老魚食之不老。去鳴沙山、月牙泉遊玩以傍晚、黃昏時分最佳。陳運和詩贊這兒:“月牙泉是鳴沙山的逗點 鳴沙山是月牙泉的餘音 終于,戈壁上才出現成功者的合演”。

敦煌
敦煌雅丹國家地質公園
敦煌雅丹國家地質公園,地處敦煌西200公裏處,分布區長寬各10公裏,土丘高大,多在10~20米,長200~300米。又名三隴沙的地名始見于漢代,位置在古玉門關外,絲綢之路北線由此通過。三隴沙雅丹地貌,其走向與盛行的西北風向垂直,而與山地洪水流的方向一致,和玉門關形成敦煌第二大景區,因其怪異特點,故有魔鬼城。  

敦煌古城
位于敦煌市至陽關公路的南側大漠戈壁,距市中心25公裏。是1987年為中日合拍大型歷史故事片《敦煌》,而以宋代《清明上河圖》為藍本,仿造沙洲古城設計建造而成,建築面積達1萬平方米。敦煌古城的建築風格具有濃鬱的西域風情,城開東、西、南三門,城樓高聳;城內由高昌、敦煌、甘州、興慶和汴梁五條主要街道組成,街道兩邊配以佛廟、當鋪、貨堆、酒肆、住宅等,敦煌古城再現了唐宋時期西北重鎮敦煌的雄姿,被稱為中國西部建築藝術的博物館,具備拍攝古代西部國邊塞軍事片的獨特優勢,現已成為中國西部最大的影視拍攝基地,在這裏已先後拍攝了《封神演義》、《新龍門客堆》等二十多部影視劇。 

敦煌
鎖陽城
是絲綢之路咽喉上的一大古城。在河西古代政治、經濟、文化及軍事諸方面曾起過非常重要的作用。古代鎖陽城附近有一大片非常開闊的綠洲,是酒泉郡與西域聯系的紐帶。周圍有幾十處古城、古墓、石窟、寺廟,儲存規模尤以鎖陽城為最。

鎖陽城分內外兩城,外城總面積80萬平方米,內城總面積28萬平方米。西北角墩高18米,上有敵台、擂台等古代軍事設施。鎖陽城具有我國儲存最完好的古代軍事防御系統和古代農田水利灌溉系統。同時,也是古代沙漠化演進過程創舉滄桑變化的典型標本,是中國西部古文化遺存和獨特自然景觀結合最為完美的旅遊景點。

陽關
位于敦煌市西南70公裏外的陽關鎮境內,為漢武帝開闢河西,“列四郡,據兩關”的兩關之一,自古為絲綢之路西出敦煌,通西域南道的必經關卡,西部邊境之門戶。唐代詩人王維“渭城朝雨邑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更使陽關名揚千古。

敦煌三危山旅遊區
敦煌三危山旅遊區位于敦煌市東南25公裏處,和莫高窟與佛為緣,相互輝映,在絲綢之路上形成了一道以佛教文化為特色的旅遊風景線。三危山東西綿延數十裏,主峰隔大泉河與鳴沙山相望,其“三峰聳立、如危欲墮,故雲三危”。三危山是敦煌歷史的一座名山,是敦煌文明歷史的發源地,據山海經記載,三危山是神鳥三青鳥居住的地方,在遠古神話傳說中,三青鳥是為神話人物西王母取食的童子,這給三危山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結合上書左傳,史記等記載,原住于洞庭湖,鄱陽湖之間的三青部落,在當時的部落戰爭中戰敗,一部分三苗人被流放到了三危山,據史書考證,三青本來是以鳥聲龍身為圖騰的民族,所謂的三青鳥居之,就是南方以三鳥為圖騰的民族被流放到了這裏,三苗民族遷移到了三危山,成為歷史上有文字記載以來,最早的敦煌居民,也由此翻開了敦煌燦爛歷史的第一頁。
Author :

羅布泊之謎


    
1972年7月,美國宇航局發射的地球資源衛星拍攝的羅布泊的照片上,羅布泊竟酷似人的一隻耳朵,不但有耳輪、耳孔,甚至還有耳垂。對於這隻地球之耳是如何形成的?有觀點認為,這主要是50年代後期來自天山南坡的洪水衝擊而成。洪水流進湖盆時,穿經沙漠,挾裹著大量泥沙,衝擊、溶蝕著原來的乾湖盆,並按水流前進方向,形成水下突出的環狀條帶。

羅布泊之謎在小說《鬼吹燈》裡面有所描寫,另外在起點小說網站裡也有一部專門寫羅布泊的《羅布泊之謎》,還有在天涯論壇裏也有一個帖子《雙魚玉佩》,說的也是羅布泊的事情,雖然這幾部小說描寫的內容區別很大,但卻都無一例外的詭異恐怖,讓人難辨真假,使得原本就神秘的羅布泊迷霧,變得更加的撲朔迷離了。

地理位置
羅布泊盆地中河流如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疏勒河等匯集於此,曾經形成了巨大的湖泊。此後湖水減少,樓蘭城成為廢墟。1921年後塔里木河東流,湖水又有增加,1942年測量時湖水面積達3,000平方公里。1962年湖水減少到660平方公里。1970年以後乾涸,主要原因是因為塔里木河兩岸人口突然增多,不斷向塔里木河要水,使其長度急劇萎縮至不足1000公里,使300多公里的河道乾涸,導致羅布泊最終乾涸!敦煌、哈密、鄯善、吐魯番、庫爾勒、若羌都處於羅布泊周邊地區。

根據湖水變化,一些探險家認為羅布泊為「遊移湖」或「交替湖」,擺動於北緯39°~40°和40°~41°之間。近來中國科學家作了實地考察,發現湖泊的西北隅、西南隅有明顯的河流三角洲,說明塔里木河下游、孔雀河水系變遷時,河水曾從不同方向注入湖盆。湖盆為塔里木盆地最低處,入湖泥沙很少,沉積過程微弱。湖底沉積物的年代測定和孢粉分析證明羅布泊長期是塔里木盆地匯水中心。只是湖水有時偏北,有時偏南,並非大範圍的「遊移」。

現在的羅布泊在若羌縣境內東北部,位於塔里木盆地東部。曾是我國的一個湖泊,海拔780米,面積約2400-3000平方公里,因地處塔里木盆地東部的古“絲綢之路”要衝而著稱於世。自20世紀初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首次進入羅布泊,它才逐漸為人所知。現在羅布泊是位於北面最低、並且最大的一個窪地,曾經是塔里木盆地的積水中心,古代發源於天山、崑崙山和阿爾金山的流域,源源注入羅布窪地形成湖泊。注入羅布泊的諸水,主要有: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和米蘭河等,同時也部分的受到來自敦煌的祁連山冰川融水疏勒河的補給,融水從東南通過疏勒河流入湖中。

那裡曾經是牛馬成群、綠林環繞、河流清澈的生命綠洲。

大耳之謎
正因為乾涸湖床的微妙的地貌變化,影響了局部組成成分的變化,這就勢必影響乾涸湖床的光譜特徵,從而形成“大耳朵”。但也有人對此持不同觀點,科學家們眾說紛紜,爭論不已,也許對於羅布泊的爭論永遠都不會結束。


詭異之謎
為揭開羅布泊的真面目,古往今來,無數探險者捨生忘死深入其中,不乏悲壯的故事,更為羅布泊披上神秘的面紗。有人稱羅布泊地區是亞洲大陸上的一塊“魔鬼三角區”,古絲綢之路就從中穿過,古往今來很多孤魂野鬼在此遊蕩,枯骨到處皆是。東晉高僧法顯西行取經路過此地時,曾寫到“沙河中多有惡鬼熱風遇者則死,無一全者……”。許多人竟渴死在距泉水不遠的地方,不可思議的事時有發生。

1949年,從重慶飛往迪化(烏魯木齊)的一架飛機,在鄯善縣上空失蹤。1958年卻在羅布泊東部發現了它,機上人員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飛機本來是西北方向飛行,為什麼突然改變航線飛向正南?

1950年,解放軍剿匪部隊一名警衛員失蹤,事隔30餘年後,地質隊竟在遠離出事地點百餘公里的羅布泊南岸紅柳溝中發現了他的遺體。

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學家彭加木在羅布泊考察時失蹤,國家出動了飛機、軍隊、警犬,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進行地毯式搜尋,卻一無所獲。

1990年,哈密有7人乘一輛客貨小汽車去羅布泊找水晶礦,一去不返。兩年後,人們在一陡坡下發現3具臥乾屍。汽車距離死者30公里,其他人下落不明。

1995年夏,米蘭農場職工3人乘一輛北京吉普車去羅布泊探寶而失蹤。後來的探險家在距樓蘭17公里出發現了其中2人的屍體,死因不明,另一人下落不明,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的汽車完好,水、汽油都不缺。

1996年6月,中國探險家餘純順在羅布泊徒步孤身探險中失蹤。當直升飛機發現他的屍體時,法醫鑑定已死亡5天,原因是由於偏離原定軌跡15多公里,找不到水源,最終乾渴而死。死後,人們發現他的頭部朝著上海的方向。

由於羅布泊深藏在沙漠深處,人們要想靠近它十分困難。而僅有的幾次成功的現場考察,卻在理論上產生了嚴重分歧。早在19 世紀下半葉,就有學者來到

羅布泊進行了考察。他見到的湖泊蘆葦叢生、鳥類聚居,是一大片富有生機的淡水湖;可這個湖泊與中國地理記載的羅布泊有南北一個緯度的差別。所以有人認為他見到的可能根本不是羅布泊,真正的羅布泊早已經乾涸。也有人據此提出了驚人的想法:由於匯入羅布泊的塔里木河攜帶大量泥沙,造成了河床的淤塞,填高了湖底,於是羅布泊便自行改道,遊移到了別的地方。這正是那個學者發現的湖泊。

遊移之謎
最早到新疆考察的中外科學家們曾對羅布泊的確切位置爭論不休,最終問題沒有解決,卻引出了爭論更加強烈的“羅布泊遊移說”。此說是由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提出的,他認為羅布泊存在南北湖區,由於入湖河水帶有大量泥沙,沉積後抬高了湖底,原來的湖水就自然向另一處更低的地方流去,又過許多年,抬高的湖底由於風蝕會再次降低,湖水再度回流,這個週期為1510年。

斯文·赫定這一學說,雖然曾得到了世界普遍認可,但對此質疑反對者也不在少數。近年來,我國科學家根據對羅布泊的科考結果,也對羅布泊遊移說提出了質疑和否定。然而對這一問題的爭論,使人們對羅布泊這個幽靈般的湖泊,更加感到撲朔迷離了。
Author :

魔鬼三角區


     魔鬼三角區
“百慕大魔鬼三角區”名稱的由來,是1945年12月5日美國19飛行隊在訓練時神秘失蹤,當時預定的飛行計畫是一個三角形,于是人們後來把美國東南沿海的大西洋上,北起百慕大,延伸到佛羅裏達州南部的邁阿密,然後通過巴哈馬群島,穿過波多黎各,到西經40°線附近的聖胡安,再折回百慕大,形成的一個地區,稱為百慕大三角區域“魔鬼三角”。

​基本介紹
北緯30度附近,位于美國佛羅裏達州東部海面,古巴正東部海區的百慕大三角區,它是大西洋中令人毛骨悚然的魔鬼三角洲。常有過往的船隻和飛機在這裏神秘失蹤,人員屍骨無存。對這些神秘的現象,有人認為是海底強磁場所引起的,有人認為是存在于海底的外星人基地在作怪,還有人提出時空隧道假說,等等,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有許多解釋,使百慕大三角洲越發神秘。


魔鬼三角區



名稱由來
“百慕大魔鬼三角”名稱的由來,是1945年12月5日美國19飛行隊在訓練時突然失蹤,當時預定的飛行計畫是一個三角形,于是人們後來把美國東南沿海的西大西洋上,北起百慕大,延伸到佛羅裏達州南部的邁阿密,然後通過巴哈馬群島,穿過波多黎各,到西經40線附近的聖胡安,再折回百慕大,形成的一個三角地區,稱為百慕大三角區或“魔鬼三角”。

在這個地區,已有數以百計的船隻和飛機失事,數以千計的人在此喪生。從1880到1976年間,約有158次失蹤事件,其中大多是發生在1949年以來的30年間,曾發生失蹤97次,至少有2000人在此喪生或失蹤。這些奇怪神秘的失蹤事件,主要是在西大西洋的一片叫“馬尾藻海”地區,為北緯20°-40°、西經35°-75°之間的寬廣水域。這兒是世界著名的墨西哥暖流以每晝夜120-190千米,且多漩渦、台風和龍卷風。不僅如此,這兒海深達4000-5000米,有波多黎各海溝,深7000米以上,最深達9218米。

形成成因
到目前為止,對“百慕大魔鬼三角”的解釋可歸納為如下幾類:一類認為,這些失蹤是由于超自然的原因造成的,聯想到是否是外星人的飛碟在作怪。第二類則認為是自然原因造成的,如地磁異常、洋底空洞、甚至還有人提出泡沫說、晴空湍流說、水橋說、黑洞說等等,用一些奇異自然現象來解釋“百慕在魔鬼三角”。最近,英國地質學家,利茲大學的克雷奈爾教授提出了新觀點,他認為:造成百慕大海域經常出現沉船或墜機事件的元凶是海底產生的巨大沼氣泡。

在百慕大海底地層下面發現了一種由冰凍的水和沼氣混合而成的結晶體。當海底發生猛烈的地震活動時被埋在地下的塊狀晶體被翻了出來,因外界壓力減輕,便會迅速氣化。大量的氣泡上升到水面,使海水密度降低,失去原來所具有浮力。恰逢此時經過這裏的船隻,就會像石頭一樣沉入海底。如果此時正好有飛機經過,當沼氣遇到灼熱的飛機發動機,無疑會立即燃燒爆炸,蕩然無存。與此相反,有些人認為這些奇特的失蹤現象彼此間並無聯系,因而也就否定百慕在魔鬼三角的存在。百慕大這層神秘的面紗是否已經揭開,沿待後人的研究驗證。

相關案例
在本世紀海上發生的神秘事件中,最著名而以最令人費解的,當屬發生在百慕大三角的一連串飛機、輪船失蹤案。據說自從1945年以來,在這片海域已有數以百計的飛機和船隻神秘的無故失蹤。失蹤事件之多,使世人無法相信其盡屬偶然。所謂百慕大三角是指北起百慕大群島,南到波多黎各,西至美國佛羅裏達州這樣一片三角形海域,面積約一百萬平方公裏。由于這一片海面失蹤事件疊起,世人便稱它為“地球的黑洞”、“魔鬼三角”。

事件1

1945年12月的一天,美國第十九飛行隊的隊長泰勒上尉帶領人14名飛行員,駕駛著5架復仇者式魚雷轟炸機,從佛羅裏達州的勞德代爾堡機場起飛,進行飛行訓練。泰勒是一名經驗豐富的飛行員,有著在空中飛行2599小時的飛行記錄,他的飛行技術對完成這樣的訓練任務應該是根本不成問題的。但當飛行的機群越過巴哈馬群島上空時,基地突然收到了泰勒上尉的呼叫:“我的羅盤失靈了!”,“我在不連線的陸地上空!”以後兩個小時,無線電通信系統斷斷續續,但是還能顯示出他們大致是向北和向東飛。下午4點,指揮部收到泰勒上尉的呼叫:“我弄不清自身位置,我不知在什麽地方。”接著電波訊號越來越微弱,直至一片沉寂。指揮部感到這事不大對頭,立即派一架水上飛機起飛搜尋。半小時後,一艘油輪上的人看見一團火焰,那架水上飛機墜落了。

在短短的6個小時,6架飛機,15位飛行員一下子都不見了。他們消失得莫名其妙。這件事使美國當局受到極大的震動,軍方決心查個水落石出。次日,在廣達600萬平方公裏的海面上,出動了300架飛機和包括航空母艦在內的21艘艦艇,進行了最大規模的搜尋。搜尋範圍從百慕大到墨西哥灣的每一處海面,時間達5天之久,可仍沒能找到那六架飛機的蹤影。

多年來,人們對這次事件眾說紛紜,百慕三海域也就隨著這次事件的披露而出了名。然而,該地區無法解釋的船隻或飛機失蹤事件,可以追溯到19世紀中葉。

事件2

早在1840年,一艘名叫“洛查理”的法國貨船航行到百慕大海面時,人們就發現船上食物新鮮如初,貨物整齊無損,而船員卻全部神秘地失蹤了。

事件3

1872年,在亞速爾群島以西的海面上,又有人發現叫“瑪麗亞·米列斯特”的雙桅船在海上漂流,船上擺放著新鮮的水果、食物,甚至半杯咖啡還沒喝完,而船內空無一人。

事件4

1935年,義大利藉貨輪“萊克斯”號的水手們眼看著美國蕎帆船“拉達荷馬”號一點點的被海浪淹沒。但5天後,他們又親眼看到這艘帆船居然又漂浮在海面上。水手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即使是他們連同被救起的“拉達荷馬”號船員一起跳到這艘船上,他們還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白日夢。

事件5

另一個突出事例是裝載著錳礦的美國海軍輔助船“獨眼神”號在1918年3月失蹤,這艘巨型貨輪擁有309名水手,並有著當時良好的無線電設備,竟沒有發出任何呼救訊號就無影無蹤。

事件6

1951年,巴西一架水上飛機在搜尋他們一艘在這片海域失蹤軍艦時,發現百慕大海域的水面下有一個龐大的黑色物體,正以驚人的速度掠過。

事件7

1977年2月,有人駕駛私人水上飛機飛過百慕大海域,發現羅盤指針偏離了幾十度,正在吃飯的人發現盤子裏的刀叉都變彎了。飛離這裏後,他們還發現錄音機磁帶裏錄下了強烈的噪音。

事件8

美國海難救助公司的一位船長說,有一次他乘船途經百慕大海域時,船上的羅盤指針突然猛烈擺動,正在運轉的柴油機功率突然消失,濁浪滔天,船的四周都是大霧。他命令輪機手全速前進,終于沖出大霧。但這片海域外的海浪並不大,也沒有霧。他說,從未見過這種怪事。

相關研究
百慕大三角發生的事件,引起了各國科學家和有關方面的註意。人們對此提出了種種不同的看法。

有人認為百慕大海底有巨大的磁場,因此會造成羅盤失靈。1943年,一位名叫裘薩的博士曾在美國海軍配合下作了一次實驗,以兩台磁力發生機輸出十幾櫚的磁力。磁力發生機開機後,船體周圍涌起綠色煙霧,船和人都受到了某種刺激,有些人經治療恢復正常,事後裘薩卻自殺而死。因此結果也就不了了之。

有人認為百慕大區域有著類似宇宙黑洞的現象。但“黑洞”是在太空中的一種狀態,在地球上否有黑洞,還有待于證明。有人認為百慕大海域海底有一股與海面潮流發生沖突時,就會造成海上事故,但這股海底的潛流又是怎樣形成的此也沒有一個較為合理的解釋。

此外,還有次聲破壞論、空氣湍流論等種種說法,但這些解釋也都是一種假說,既缺乏足夠的依據,也未能為人們普遍接受。

科學探索
1979年,美國和法國科學家組織的聯合考察組,在百慕大海域的海底發現一個巨大的水下金字塔。根據美國邁阿密博物館名譽館長查爾斯·柏裏茲派人拍下的照片,可以看到這個水下金字塔比埃及大金字塔還要巨大。塔身上有兩個黑洞,海水高速從洞中穿過。

水下金字塔的發現,使百慕大三角謎變得更為神秘莫測,它到底是人造的還是自然形成的?它與百慕大海域連續發生的海難和空難有什麽關系?這些都有待于人們的進一步探討。百慕大這個黑洞,至今還沒有看見底。
Author :

烏魯木齊


     迪化,意為“啟迪教化”,含有歧視新疆少數民族的色彩,是今天烏魯木齊的舊稱,這個名稱是清乾隆皇帝征服回疆的準格爾汗國叛亂後,於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定名的。1949年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人民政府根據各民族人民的意願,自1954年2月1日起,廢除“迪化”名稱,恢復“烏魯木齊”。
歷史沿革
  

“烏魯木齊”這個名稱的來歷及含義歷來眾說紛紜,反映了其悠久的歷史和豐富多彩的民族特色。多數人認為源於準格爾蒙古語,意為“好大的牧場”,近人翻譯為“優美的牧場”。提示人們這裏曾經是一片水草豐茂的大牧場,從漢唐到明清,一直都是少數民族的遊牧地。
  西元1755年( 乾隆二十年),清政府平定準格爾少數貴族集團分裂祖國的武裝叛亂時,濟火燒毀舊城,故址在今烏魯木齊市西郊九家灣地區。隨後清軍進駐烏魯木齊,地築土堡,屯田戍衛,加速了烏魯木齊地區的開發。
  

西元1758年(清乾隆二十三年),烏魯木齊(後改名迪化)建城。清朝部隊在紅山(烏魯木齊地標)之南建築土城,周長一裏五分。
  西元1760年(乾隆二十五年),烏魯木齊設同知。
  

西元1766年(乾隆三十一年),在原土城以北建新城,周長五裏四分,城高一丈六尺,牆厚一丈,開壁東西南北四門:東曰“惠孚”,西曰“豐慶”,南曰“肇阜”,北曰“景惠”。清政府定該城名曰“迪化”。
  

西元1772年(乾隆三十七年),距迪化城西八裏再築“鞏寧城”(即老滿城,現新疆農業大學校區),周長九裏三分,城高兩丈餘,牆厚一丈七尺,呈四方形,面積兩千餘畝,設四門:東“承曦”,西“宜穡”,南“軌同”,北“樞正”。烏魯木齊都統率騎營兵駐紮鞏寧城。
  

西元1773年(乾隆三十八年),改烏魯木齊同知為迪化直隸州,屬甘肅布政司。
  西元1864年(同治三年),鞏寧城被起義鄉民焚毀。同年,“清真王”妥德璘在迪化城南(今團結路中段)另築一城,俗稱”皇城“。
  

西元1876年(光緒二年),劉錦棠率清軍收復烏魯木齊,燒毀”清真王“妥德璘的”皇城“,妥徳璘逃亡瑪納斯。
  西元1880年(光緒六年),清軍於迪化城東(今建國路一帶)又築新滿城,清滿營官兵進駐新滿城。原迪化城由民商居住,俗稱”漢城“。
  

西元1884年(光緒十年),新疆建省。在左宗棠打敗阿古柏後上書朝廷,提出在新疆開設行省的主張,清政府拜劉錦棠為新疆巡撫,迪化正式成為新疆省會。
  西元1886年(光緒十二年),迪化州升為迪化府,再設迪化縣。並將漢城、滿城合並擴建。
  西元1934年(民國二十三年),迪化設市政府。
  西元1949年9月新疆和平解放,12月成立迪化市人民政府,轄七個區(一區至七區)。
  西元1954年,迪化市恢復原名烏魯木齊市。迪化縣改名烏魯木齊縣。
迪化


迪化概況
  烏魯木齊市(迪化市)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新疆省)的首府(省會),全疆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它位於天山中段北麓,準格爾盆地南緣。烏魯木齊市東南西三面環山,北邊是關闊的沖積平原。古老的烏魯木齊河(市區段現改建成和平渠和河灘公路)由南向北縱貫市區。登上陡峭的紅山可以鳥瞰繁華的市區,成為烏魯木齊的標志。氣候屬於中溫帶半幹旱區,具有典型的大陸性氣候特徵。年均氣溫6.4度,平均日照時數2775小時,年均降水量236毫米,年均蒸發量2266毫米。
  烏魯木齊(迪化)自古是多民族聚居的城市。其中漢族人口居多,佔75.5%左右,其他少數民族佔24.5%左右。歷史上烏魯木齊就是古絲綢之路新北道上的重鎮,東西方、各民族經濟文化交流芸萃。
  剛剛解放時的迪化,市區面積不到10平方公裏,城市總人口不到10萬人。市區內的樓房屈指可數,全城94萬平方米的住宅幾乎全是土坯房,吃水靠人挑驢拉。市區隻有3條柏油馬路,一條公共汽車線路,三輛公共車,其他公共基礎設施幾乎一無所有。工業生產基本上為空白,僅有一些簡陋的小工廠和手工作坊。然而新中國成立後,烏魯木齊的面貌煥然一新。
Author :

彭加木


     彭加木(1925——1980年6月17日),原名彭加睦,廣東番禺(今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人,漢族。1947年畢業於中央大學(1949年更名南京大學)農學院,1979年任新疆科學院副院長,他先後15次到新疆進行科學考察,3次進入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羅布泊進行探險,1980年6月17日不幸在羅布泊失蹤。

中文名
彭加木
外文名
Peng Jiamu
別名
彭家睦
性別 男
國籍 中國
民族 漢
出生地 廣東番禺
出生日期
1925年
逝世日期
1980年6月17日(失蹤)
信仰 共產主義
職業 科學家
畢業院校
國立中央大學農學院(南京大學)
主要成就
十五次進疆考察


人物簡介
彭加木(1925─1980),廣東番禺人,漢族,1947年畢業于南京中山大學農學院,畢業後先後擔任北京大學農學院土壤系助教,中國科學院助理員,助理研究員,1961年,上海化學研究所研究員,1964年選為上海全國人大代表,1979年任新疆科學院副院長,他先後15次到新疆進行科學考察,3次進入巴音郭楞的羅布泊進行探險,1980年6月17日上午10時,因科學考察中缺水, 彭加木主動出去為大家找水,不幸失蹤,這位偉大的科學家化作了羅布魂,將他對羅布泊之情、對巴音郭楞之情永遠系在巴音郭楞人民、全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心中。 

生平經歷
1947年在南京中央大學(舊址在今東南大學)畢業後,到北京大學農學院任教,專攻農業化學。

1956年中國科學院準備組織一個綜合科學考察委員會,分赴邊疆各地調查資源,他主動放棄出國學習的機會,積極向組織提出要求,赴新疆考察。他在給郭沫若的信中說:“我志願到邊疆去,這是夙願。……我具有從荒野中踏出一條道路的勇氣!”

1957年身患縱隔惡性腫瘤,回到上海治療。他以頑強的意志同疾病作鬥爭,病情稍有好轉就重返邊疆。先後踏遍雲南、福建、甘肅、陝西、廣東、新疆等十多個省區,曾十五次進疆考察並幫助改建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後任該院副院長。還三次進入羅布泊地區,調查自然資源和自然條件,為開創邊疆科研工作傾註心血,並為發展我國的植物病毒的研究做了大量的工作。

1980年5月,他帶領一支綜合考察隊進入新疆羅布泊考察,在中國近代史上第一次揭開了羅布泊的奧秘。6月17日,考察隊在庫木庫都克附近紮營。其時,汽油和水所剩無幾。為瞭解決這一困難,繼續東進考察,他獨自外出找水走向沙漠深處,之後再也沒有回來,為發展我國科學事業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上海市人民政府授予他“革命烈士”的光榮稱號。   

失蹤過程
縱貫羅布泊湖底
1980年6月5日,是一個永遠值得紀念的日子。這一天,考察隊在彭加木的率領下,由北向南縱貫幹涸的湖底,終於按計畫到達本次考察的終點——米蘭,開啟了羅布泊的大門。史無前例的縱貫羅布泊湖底的任務,首先被中國科學考察隊勝利完成。他們是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的汪文先、馬仁文、閻鴻建、沈觀星、陳百泉、司機陳大華、王萬軒、包紀才和駐軍某部隊的無線電發報員肖萬能。

準備再次橫貫羅布泊
6月11日,完成縱貫羅布泊任務的考察隊在米蘭農場小憩後,即準備沿古絲綢之路南線再次橫貫羅布泊地區,然後取道敦煌去烏魯木齊,以結束這次兩個多月的野外考察工作。

汽油和水幾乎耗盡
6月16日下午2時許,考察隊來到庫木庫都克以西8公裏處。此時,車上所帶的汽油和水都幾乎耗盡,按計畫,還有400公裏路程。經討論,他們決定就地找水。當天下午沒找到。晚上,開會決定,向當地駐軍發電求援。彭加木親自起草了電報稿:“我們缺水和油,剩下的水和油隻能維持到明天。” 彭加木起先並不同意發電報求援,隻希望自己找水。因為當時向當地駐軍求援送水的話要用去大約7000元的資金,這在當時是一筆龐大的數目,最後在大家的壓力下才同意發出電報,但內容不是要水,而是匯報了當時他們嚴重缺水的情況。

獨往沙漠找水  
6月17日上午9時,部隊回電同意援助物資,並要求提供營地坐標。下午1時,司機王萬軒到車裏取衣服時,在一在地圖冊裏發現一張紙條,看後不由大吃一驚:“我往東去找水井。彭。六月十七日十時三十。”彭加木冒著50℃多的高溫單人找水,這在沙漠裏是極其危險的。

不幸失蹤
之後彭加木再也沒有回來。實踐了他早年的誓言:“我準備用自己的骨頭,讓新疆的土壤多添一點有機質。” 往後,一直未找到彭加木的遺體。對他的失蹤,全國曾風傳過各種說法和猜測。多年來,官方和民間曾多次發起尋找,均一無所獲。

三次探險
第一次
第一次是1964年3月5日─3月30日, 彭加木和幾個科學工作者環羅布泊一周,採集了水樣和礦物標本,對當時流入羅布泊的三條河流(塔裏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河水的鉀含量做了初步的研究,認為羅布泊是塊寶地,可能有重水等資源。重水是製造核能源不可缺少的物質,六十年代我國需花大量外匯購買。他不顧身患癌症的身體,主動請纓為國家找天然重水,但由於時間短促,一無所獲,但他的獻身精神卻感動了人民,人民將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

第二次
第二次考察是1979年11月15日和12月20日,經國務院批準,中日兩國電視台組成《絲綢之路》攝製組,到羅布泊實地拍攝,聘請彭加木為顧問,先期到羅布泊進行了細致的科學考察,他說:“我彭加木具有從荒野中踏出一條路來的勇氣,我要為祖國和人民奪回對羅布泊的發言權”。此行取得了許多驕人的科研成果,為國家尋找到了許多稀有的寶藏。這次科學考察發掘填補了我國一些重大科研領域的空白,糾正了外國探險者的一些謬誤。科學考察結束後,又為中日兩國攝製組找到了從古墓地、興地山進入樓蘭的道路,還重走了從樓蘭環繞羅布泊到達若羌的絲綢之路中段。


第三次
第三次是1980年5月8日至6月17日, 他任中國羅布泊科學考察隊長,首次穿越了羅布泊湖盆全長450公裏,因1972年前是水鄉澤國,誰也無法穿越,在湖盆中採集了眾多的生物,土壤標本,礦物化石和了眾多的第一手科考資料,為我國綜合開發羅布泊做了前贍性的準備。

不幸這位偉大的科學家卻失蹤了,國家先後4次派出十幾架飛機、幾十輛汽車、幾千人拉網式的尋找,面對著黑風暴刮起的沙包、沙梁、沙山,卻沒有絲毫蛛絲馬跡,人們終於知道了,這位偉大的科學家化作了“羅布魂”。

搜尋行動
1980年11月初,根據中國科學院黨組的指示,為了平息社會上的謠言風波,要再一次尋找彭加木同志。第四次進入羅布泊的隊伍,由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新疆軍區獨立5團、通訊兵部隊、汽車56團和蘭州407部隊等八個單位共69人組成,配備大小越野汽車18輛。新疆分院副院長、黨委副書記王熙茂同志任現場總指揮。彭加木的夫人夏叔芳隨隊住在敦煌指揮部。彭加木的兒子彭海以及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辦公室主任朱相清隨隊前往現場幫助尋找。為了保障尋找隊伍絕對安全,第四次尋找隊在敦煌建立指揮所,敦煌指揮所與尋找分隊保持無線電聯系;發生緊急情況時的救援,由軍區空指臨時派出飛機擔任;有關空地聯絡信號等也作了明確規定。隊伍由14名科技人員、15名解放軍戰士、7名通訊報務人員、20名司機、4名測工、9名後勤聯絡人員共69人組成。軍區和分院抽調水罐車、油罐車、電台車、物資裝備車、吉普車共18輛,攜帶電台3部、帳篷6頂、行軍鍋2口、信號槍2支、信號彈4個基數和大量生活用品。

隊伍從11月10日由敦煌進入羅布泊地區到12月20日撤出,前後總計41天。尋找地區以彭加木同志失蹤前的宿營地——庫木庫都克和腳印消失處為中心,沿疏勒河故道,西起吐牙以西6公裏,東到科什庫都克,南北寬10~20公裏,總共尋找面積為1011平方公裏,直接參加這次尋找的有1029人次,平均每人每天尋找近1平方公裏。

第四次尋找工作分為四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是從彭加木腳印消失處的東北面開始到“八一井”以西地區,尋找3天;第二階段是腳印消失處的北面和西北面,即從“紅八井”到“紅十井”地區,尋找7天;第三階段是腳印消失處的南面和西南面,即從庫木庫都克到吐牙以西6公裏和以東10公裏的地方,尋找9天;第四階段是腳印消失處的東面和東南面,即從羊塔克庫都克到科什庫都克,尋找12天。

2010年4月14日,為紀念彭加木失蹤30年,中科院新疆分院代表、黑豹科考探險隊員以及大學生代表(來自中國資訊大學)在彭加木墓碑前舉行紀念儀式。當日,中科院新疆分院代表與黑豹科考探險隊隊員等20餘人在位於羅布泊附近庫姆塔格沙漠的彭加木墓碑前舉行祭掃活動。

DNA鑒定
作為著名科學家彭加木生前的科研夥伴,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夏訓誠今天在甘肅敦煌表示,目前尚無任何證據表明,最近在羅布泊東緣發現的幹屍是彭加木遺體。據新華網報道,今日淩晨,這具被懷疑為彭加木遺體的幹屍,已經被移交敦煌市博物館儲存,有關專家將共同組成鑒定小組,赴敦煌對幹屍進行取樣分析。

對於羅布泊發現的幹屍是否為彭加木遺體,夏訓誠認為可能性並不大。他透露,去年冬季在庫姆塔格沙漠中,中科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研究員董治寶發現了這具幹屍。發現點距彭加木當年失蹤處庫木庫都克約50公裏。幹屍身高約160釐米,僅剩骨架,當時不能判斷性別,周邊未發現衣物等標志性物品。從周圍情況看,幹屍可能曾被人動過。根據發現的幹屍情況分析,夏訓誠不能肯定外界關於此幹屍為彭加木遺體的推測。但他表示,屍體畢竟是在彭加木走失的50公裏範圍內,所以尚抱著一線希望。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研究員董治寶介紹,13日早晨,他和中科院寒旱所另一名研究員及其他幾名研究生,進入庫姆塔格沙漠進行科學考察,將幹屍妥善移出。

董治寶透露,去年科考隊曾從幹屍上取樣,送有關科研機構進行DNA分析,但在取樣過程中由於缺乏專業知識,且後期儲存不善,導致DNA鑒定失敗。

彭加木疑似屍體
董治寶說,中國科學院基因專家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專家近日將趕赴敦煌,同中科院寒旱所有關專家共同組成鑒定小組,對幹屍進行取樣分析。

目前,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已經就幹屍的相關問題同敦煌市博物館達成備忘錄。雙方在備忘錄中稱:由於幹屍身份的考證可能會引起社會各界強烈反應,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與敦煌市博物館就此事達成共識:

1、對幹屍的身份需要進一步套用現代科學技術來確認,在此之前,雙方不得作不真實的報道;

2、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負責身份鑒定工作;敦煌市博物館妥善儲存幹屍,並積極配合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的取樣與分析工作。

專家解釋
可能是哈密大風所為

這具幹屍是在庫母塔格沙漠一處偏僻的沙窩裏發現的,如果是彭加木,為什麼幾位野外探險者這麼輕易就找到了呢?中國氣象局烏魯木齊沙漠氣象研究所所長魏文壽介紹,以矽化木為例,許多矽化木都被埋得很深,可是經過山體的生長、沙丘的移動和風蝕等原因,它們就可能會暴露在地表。而今年哈密地區出現了幾場大風,掩埋在沙子下面的屍體是完全有可能在風將沙子吹開後重新暴露在大家面前的。

沙丘移動可能帶走幹屍

魏文壽所長也表示,要確定這具幹屍是不是彭加木,確認發現地點非常重要。當然,沙丘的移動可能帶動幹屍移動,但是移動的距離一般不會太遠。同時,魏所長還表示,如果確定了地點後,最好還是進行DNA鑒定,從而確定幹屍身份。1950年,解放軍剿匪部隊一名警衛員失蹤,時隔30餘年後,地質隊竟在遠離出事地點百餘公裏的羅布泊南岸紅柳溝中發現了他的遺體。

專家確認幹屍非彭加木 

2007年7月9日,受到普遍關註的羅布泊幹屍事件有了最終結論。彭加木當年在羅布泊走失時科考隊的隊友、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理化所高級工程師閻鴻建以十分肯定的語氣判斷,在羅布泊新近發現的這具幹屍不是彭加木的遺體。

人物評價
二嫂李麗明: “小叔很謙虛”   

80歲的李麗明是彭加木二哥彭家泰的妻子,昨日一早,李婆婆從電視上看到關於羅布泊發現懷疑彭加木遺體的報道,立即上街買報紙,希望能知道更多的訊息。

李婆婆是白雲區石井人,她嫁入彭家時,彭加木已經在外地讀書。她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到彭加木的時候是1948年,當時她丈夫要到美國留學,剛剛大學畢業的彭加木專程從北京回廣州和哥哥告別。“因為沒趕上船期,加木回來的時候我的丈夫已經離開了。”

在李婆婆的記憶中,小叔是位知書識禮,學識淵博但又非常謙虛的人。彭加木也非常疼愛李婆婆的兩個女兒,每次回來都會給小侄女帶禮物。

尋找彭加木
我們在五月三日出發到南疆考察,五月九日開始進入湖區,一個七人的探路小分隊帶上四大桶水、二大桶汽油、一頂帳篷、糧食炊具等物,自北往南縱穿羅布泊湖底。

進入湖區的第三天,遇到鹽鹼皮(鹽殼),汽車輪胎被鋒利的鹽晶塊“啃”去一小塊一小塊的,無法繼續前進。而所帶的油、水又已消耗不少,隻得原路返回。

在山裏常常找不到路,在湖裏則是一望無邊,沒有一個定位前進的目標。這兩天正在準備,再度進入湖區,縱貫羅布泊,希望到達阿爾金山前。打算後天出發。我們將在六月底前結束這一階段的考察工作。信是請人帶到有居民點的地方發出的。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