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日 星期二

現代人的道德困境和出路

   英國作家毛姆在小說《啼笑皆非》中講過這麼一段耐人尋味的故事——一位小人物一舉成為名作家了,新朋老友紛紛向他道賀,成名前的門可羅雀同成名後的門庭若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毛姆為我們描寫了這樣一個場面:一位早已疏遠的老朋友找上門來,向你道賀,怎麼辦呢?是接待他還是不接待他?按照本意,自己實在無心見他,因為一無共同語言,二來浪費時間;可是人家好心好意來看你,閉門不見似乎說不過去。於是只好見他了。見面後,對方又非得邀請你改日到他家去吃飯。儘管你內心一百個不樂意,但盛情難卻,你不得不佯裝愉悅地應允了。在飯桌上,儘管你沒有敘舊之情,可是又怕冷場,於是又得強迫自己無話找話。這種窘迫相可想而知……來而不往非禮也,雖然你不再願意同這位朋友打交道,但你還是不得不提出要回請朋友一頓。你還得苦心盤算:究竟請這位朋友到哪家飯店合適呢?去第一流的大酒店吧,你擔心你的朋友會疑心你是要在他面前擺闊;找個二流的吧,你又擔心朋友會覺得你過於吝嗇……
  用分析的眼光看,處於上述情境中,是可以有兩種選擇的,一種是象故事的主人公那樣,充分照顧和尊重朋友的感情和願望,違心地接待他,接受邀請,並回請對方;這樣做的結果是體現了主人公的善良和好心,而代價卻是犧牲了真誠。另一種選擇是充分照顧自己的感情和願望,不願見朋友就乾脆拒絕接待;其結果是體現了自己的真誠,而代價是違背了善意的要求。兩種選擇,究竟哪種更好些?很難說。前者符合善良、同情的道德要求,後者符合真誠的道德要求,而任何一種選擇又都有欠缺;選擇了善良就得犧牲真誠,選擇了真誠就得犧牲善良。這種讓人遺憾的難以兩全因而帶有悲劇色彩足以使人踟躕徘徊的選擇,正是我們所要說的典型的道德困境。
  在道德生活中,在是與非之間、善與惡之間、有價值的東西和無價值的東西之間進行選擇,是容易的;道德困境的實質恰恰是要人們在是與是之間、善與善之間、兩個有價值的東西之間進行一種非此即彼的選擇。生活中最深刻的悲劇就是由是與是之間的矛盾釀成的。
  下面再舉幾個平常的例子:
  例一,社會目標選擇上的困境:如道德價值優先還是經濟價值優先。就我國目前的區域經濟開發而言,主張全面開花,沿海內地均衡發展實際上強調的是道德效益,主張為了地區間的平等不惜以部分地區犧牲經濟效益為代價;主張「梯度理論」,優先保證沿海地區經濟起飛的實際是強調經濟價值優先的。而相對於人的需要而言,在抽像的意義上又很難比較兩者的價值孰大孰小,由此就形成了決策目標選擇上的困境。
  例二,人生目標選擇上的困境:如愛情與事業,歸宿感與自我實現之間的衝突。電影《人生》中高加林在巧珍和黃亞平之間所作的選擇實質上就是在愛情與事業之間進行選擇,如果僅僅為了愛情,他內心的天平無疑是傾向於劉巧珍的,可代價卻是捨棄黃亞平可能為他提供的到大城市去顯露才華的機會;如果單單為了事業,他也可以毫不猶豫地選擇黃亞平,但他猶豫了,原因就在於巧珍的愛情也是難以割捨的。這幾年在女性中有一個熱門的話題——「什麼是理想的女性」。有人為女強人大唱讚歌,又有人呼喚著賢妻良母,為此而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原因也在於構成兩種類型的人格要素很難共存於同一女性身上,而兩種類型的女性又都是有價值的。
  例三,人格要素及行為方式選擇上的困境,如正義與真誠、目的與手段的衝突等等。比如,有人根據自己的志趣愛好、知識結構而選擇了從政的道路,其政治抱負是為人民做點力所能及的好事。從動機上看,這無可非議。如果你所在單位的領導是正派的、有眼力有能力的,你也不會遇到什麼困境。但如果領導昏庸無能的話,麻煩就出現了:你非常珍視真誠這一品質,可他偏偏吃「拍」;你滿腔熱情地尋找工作中的問題並提出解決辦法,可他偏偏喜歡「報喜不報憂」;你根據你的審美眼光喜歡西服革履或者其它式樣的穿著,可他卻偏偏將是否穿藍灰色的中山裝作為衡量幹部是否樸素的標尺;看不慣的事情你就得說出來,這符合你的個性和正義感,可他偏偏器重那些「老實」「聽話」的下屬……怎麼辦呢?如果你要保持你的個性,其代價無疑是影響甚至葬送你的前途目標的實現(因為對你來說?不做官很難成事);可如果你要使你能被提拔的話,又得犧牲你的個性和真誠。
  道德困境產生的主觀原因是人的需要的多樣性。生理需要、安全需要、歸宿需要、自尊需要、自我實現需要,都是人所渴望實現的,豐衣足食的物質生活,人們不能捨棄,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和個人精神生活的充實同樣也不能捨棄。實際上,所有的道德困境歸根到底都可以還原為人的某種需要同另一種需要的衝突。
  道德困境產生的客觀原因是現存的社會條件難以盡如人意。假如將來現存的戶籍管理制度改變了,假如機會能夠在城裡人和鄉下人之間進行完全均等的分配,假如沒有不正之風對合理的機會平等的干擾,那麼,高加林的困境也許根本就不會產生。同樣,假如我們的幹部都是正派能幹的好人,或者幹部的選拔不是採取上級任命的辦法,也許那些渴望從政的人們也就避免了上述在仕途和人格之間進行選擇的困擾。假如家務勞動已經高度社會化了,做女強人還是做賢妻良母的爭論也將會緩和得多。
  但是,社會條件的改善是受歷史制約的,把問題和責任合盤推給社會並不能解決問題。何況,理想的社會雖然可以將道德困境的出現率減少到最低限度,也難以徹底避免其發生。舊的困境消失了,又可能有新的困境產生。像毛姆所描述的那種困境,還幾乎與社會條件無關。
  處於困境中的選擇者往往伴隨著心理上的困擾和痛苦,但是不能因困擾而不作選擇,否則所有的價值將一併被捨棄。出門遠行,飛機雖有速度,卻沒有火車安全,火車較安全,卻又沒有飛機的速度,我們總不能因兩者都不那麼十全十美而乾脆不出門。
  那麼,如何判斷其中的某一種是「最值得選擇」的呢?我們的老祖宗早就告訴過我們一個原則性的方法: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重。
  下面所要討論的問題是,在價值傾向確定的情況下,我們能否找到一些有助於在困境中確定優先選擇目標的技術性方法來。換句話說,我們能不能把老祖宗的原則具體化。
  19世紀英國功利主義倫理學家邊沁曾經提出過一個著名的「快樂測量法」,很有借鑒意義。儘管他羅列的7個標準是用於計算快樂的,但捨棄他所主張的「快樂」這一價值規定,換上選擇者自己所認定的價值目標,並略加改造,也可以將這些標準當作在道德困境中進行選擇的參照系:
  1,強度:即比較兩個價值中哪一個最有助於滿足我們最強烈的需要。比如職業選擇,某種職業創造性較大而收入較少,另一種職業收入較高而創造性稍差,選擇什麼呢?全看你更重視個人收入呢,還是更重視個人能力的釋放。
  2,確定性:即優先的選擇必須是能夠較確定地帶來預期後果而不是僅僅有一絲絲可能性的。比如究竟是做女強人還是做賢妻良母,就得先看看自己的內在條件和外部條件。假如通過明智的分析,你認定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撒切爾似的「鐵女人」,你儘管可以做鐵女人去;但如果你的個人素質和外部條件根本就沒有為你走這條路提供了多大的可能性,那又何必感情用事,瞎忙一氣呢?到頭來,「賠了夫人又折兵」,還不如當初做賢妻良母呢!
  3,持久性:即優先的選擇帶來的預期後果應當是較為持久而不是暫駐性的。
  4,遠近性:即優先的選擇應當能較快地帶來預期後果。
  5,純潔度:即優先的選擇應當是較少副作用的。例如,犧牲人格換官做,要想再找回自己的人格就難了,副作用大;保持人格暫時捨棄官運,一旦換了正派的領導或者換個單位,失掉的就有可能再得到,副作用小。
  6,繁殖性:即優先的選擇應當有助於其它價值或暫時被捨棄的價值的實現。
  7,廣延性:即優先的選擇其預期結果應當對較大範圍的人群有利。比如在分配方案的選擇上,究竟用平均主義來保護弱者呢,還是用差等分配、鼓勵競爭來刺激先進,就可以根據這條標準來掂量掂量。
  除了以上7點,我們還可以加上一點——機會的再生性:即如果某種機會是難得的甚至不再生的,那麼,當這種機會的出現有助於某種價值的實現時,這一具備條件的價值就應在優先考慮之列。
  以上方法,僅有參考價值,不可能像數學公式那樣推出不容置疑的答案。另外,完全符合上述各點的價值也不存在,道德困境的特點恰恰在於各種可能的選擇方案各有各的好處。因此,在技術性權衡中,可以將符合某一項的記一分,違反某一項的減一分,然後根據積分的多少確定選擇的重心。
Author :王潤生
 


何必追趕時代

   有一種大家沒有注意到的東西正在氾濫並削弱著我們的思考力。它的名稱叫信息。每日每時,這些隨時由各處湧來的新聞把我們的頭腦的每一個角落都塞得滿滿的,把我們的知識和理解力都擠了出去。使我們不能專心考慮當前的問題。
  我們容易忘記,書籍也許是科技方面最偉大的成就。它把荷馬、柏拉圖、狄更斯等的文字送到我們的書房和床邊。自從發明紙張和印刷術後,死人也是可以說話,可以向千萬人說話。培根在1905年說:「如果船的發明被認為十分了不起,因為它把財寶貨物運到各處。那麼我們該如何誇獎書籍的發明呢?書象船一樣,在時間的大海裡航行,使相距遙遠的時代能獲得前人的智慧、啟示和發明,書籍是人類大部分知識的記錄、催化劑和刺激品。」
  那麼書籍和信息的區別何在呢?
  「書有長久價值」。當天的報紙已塞進垃圾桶很久,但當天收到的書籍卻安然立在我們的書架上。詩人龐德說:「文學是歷久猶新的新聞。」書是載運知識的工具,越長久存在越有價值,而信息傳播則靠隨時作廢而愈益發達。
  「書是累積的」。一位作家的新作問世使我們想去讀他早期的作品。愛因斯坦的著作誘使我們去讀牛頓、伽利略、哥白尼的書。新知識補充舊知識,新信息代替舊信息,就好像今天的報紙提醒我們昨天的報紙是如何的荒謬或不完整。
  「書有焦點」。書告訴我們關於某些事物的具體內容。圖書館是按照書的類別編目的,它有系統性,但報紙和廣播則大部分只注意何時,而不注意何事,它們報道昨天以來所發生的任何事情。
  「書建立傳統」。書是建築文明的磚瓦。我們在發掘古代名著之際充實了我們自己,然後,我們寫更好的書,傳給更多的人,更為深刻,更為久遠。
  當然,我們都需要信息,作為公民,消費者,我們需要它;我們的科學技術人員需要它以求趕上時代而不落伍。
  因此,問題不在信息無用,而是它發展太快,使我們不知所措。最糟的是,信息使人上癮,我們渴望得到它,因此不知不覺地花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閱讀了許多無關的東西。
  結果,我們這個時代便出現一種「趕上時代的人」,他們知道的東西很多,但卻愚昧,甚至於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這種人也許知道許多國家元首的私人怪癖,名人的言行,產油國石油漲價的威脅。但講到知識的領域,談及外交政策、經濟、政治,他卻茫然無知。
  任何信息材料的價值通常是以其形成及發佈之間的那一段時間長短而決定的。這就是說,書比雜誌的價值高,雜誌比報紙的價值高,報紙又比電視或新聞廣播的價值高。
  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開始依靠程序逐步擺脫信息。可以先偶然停止一兩天不看報和電視新聞,然後逐漸每星期只讀一次報,只看一晚電視新聞。我們可以讀一種新聞週刊以為代替。不久就會發現,這其間大量信息雖然漏看並不會感到可惜,卻可以讀幾本書以補充我們的知識。
Author :丹尼爾·伯斯丁
 


講價「要訣」

   有些人特別善於講價,他有政治家的臉皮,外交家的嘴巴,殺人的膽量,釣魚的耐心,堅如鐵石,韌似牛皮,所以他能壓倒那待價而沽的商人。我嘗虛心討教,大概歸納起來講價的藝術不外下列諸端:
  第一:要不動聲色。進得店來,看準了他沒有什麼你就要什麼,使得他顯得寒傖,先有幾分慚愧。然後無精打采地道出你所真心要買的東西,夥計於氣餒之餘,自然歡天喜地地捧出他的貨色,價錢根本不會太高。如果偶然發現一項心愛的東西,也不可失聲大叫,如獲至寶,必要行若無事,淡然處之,在打聽諸多種物價之後,隨意問及,否則你打草驚蛇,他便奇貨可居了。
  第二:要無情地批評。甘瓜苦蒂,天下物無全美。你把貨物捧在手裡,不忙鑒賞,先不厭其詳地批評一番,盡量地道出它的缺點。有些東西,本是無懈可擊的,但是「嗜好不能爭辯」,你這些東西是紅的,我偏喜歡白的,你這東西是大的,我偏喜歡小的。總之,要把東西貶得一文不值,缺點百出。這時候夥計的臉上也許要紅一塊白一塊的不大好看,但是他的心軟了,價錢上自然有了商量的餘地,我在委屈遷就的情況下來買東西,你在價錢上還能不讓步嗎?
  第三:要狠心還價。先假設每個商人都是說謊的。不管價錢多高,攔腰一砍。這需要一點膽量,要狠得下心,說得出口,要準備一副嘴臉。人的臉是最容易變的,用不了加多少錢,那副愁雲慘霧的苦臉立刻開朗,露出一縷春風。但這是最要緊的時候,這是耐心的比賽誰性急誰失敗,他一文一文地減,你就一文一文地加。
  第四:要有反顧的勇氣。交易不成,只有掉頭而去,也許走不了好遠,他會請你回來。如果他不請你回來,你自己要有回來的勇氣,不能負氣,不能講究「義無反顧,計不旋踵」。
  講價到了這個地步,也就山窮水盡了。
  這一套講價的「秘訣」,知易行難,所以我始終沒能運用。我怕費功夫,我怕傷和氣。如果我粗脖子紅臉,我身體會受傷;如果他粗脖子紅臉,我精神上要難過。我聊以解嘲的方法是記住鄭板橋愛寫的那四個大字:「難得糊塗」。
Nation :新加坡
 


2017年12月30日 星期六

古籍圖書中的避諱

   在我們整理和閱讀古籍圖書時,往往會發現有一些殘字,有的行裡空白,有的詞句明顯不通,使人難以理解。這些情況,除版刻方面的訛錯外,一般都是由於避諱造成的。
  所謂避諱就是中國封建時代人們為尊敬君主、君主的親屬、聖人、賢者和長輩,在講話時不直呼其名,在寫文章時不照字直書,而用其他的字、詞代替的一種習俗。這種習俗起源較早,至少在周朝就有了。據《公羊傳》記載,孔子作《春秋》的一條重要原則就是「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後來,這種習俗經過封建朝代長時期的應用,花樣不斷翻新,需要避諱的地方越來越多,而且不少朝代的皇帝自己都還規定了一些避諱的範圍和方法。讓人們必須使用,否則就被砍頭問罪。所以,這時的避諱便遠遠不是一種習俗的問題了,而是變成了一種法律。千百年來由於違反避諱原則而被砍頭的大有人在。比如清代江西舉人王錫侯等人就是在進書乾隆皇帝時違了諱而被殺的。後人將此事總結成兩句話,曰:「王舉人好心上書,書獃子身首異處」。
  古書上避諱的方法是很多的,主要有下面幾種:
  一、缺筆。是將應避諱的字不完整寫出來,而少寫一兩筆。如為了避諱唐太宗李世民的「世」和「民」字,便把「世」字寫成「 」,把「民」字寫成「 」。再如,為了避諱孔丘的「丘」字諱,將「丘」寫成「 」,避宋太祖趙匡胤的「匡」字諱,將「匡」字寫成「 」等等。
  二、去字。是把需要諱的字去掉,不寫在書上。這有兩種做法:一是不留空;二是留空。所謂不留空,如現在的瑕縣過去原叫瑕丘縣,龔縣,原叫龔丘縣。為了避諱孔丘的「丘」字,便把「丘」字去掉,於是就成了瑕縣和龔縣。留空就是將諱字去掉,但留個空。比如為了避諱唐太宗李世民的「世」字,唐人把「王世充」寫成「王 充」、後代的刻書匠不知這是避諱造成的,所以刻書時便把二字聯在一起刻成王充,讀者如不瞭解這些情況,就會鬧出笑話。另外,還有些書將需要避諱的字空著,但均寫「上諱」二字,比如《說文解字》一書在秀、莊、 、祜等字上,皆寫「上諱」二字。其空字不注。這是因為東漢光武帝名秀,明帝名莊,章帝名 ,安帝名祜的緣故。
  三、改字。是將需要避諱的字改寫成其他字,這是最常用的一種做法。由於避諱,不但不少人的姓被改了,名字被改了,而且很多東西的名稱都被改了,下面分別介紹一些:
  1.改姓。現在不少人姓邱,其實,這些姓邱的先人最早並不姓邱,而姓丘。丘原是一個地名,即是以今山東臨淄(古稱營丘)這一地命的姓(周武王封其功臣姜子牙於此,建立齊國後姜子牙的子孫凡住在營丘的,都以地名為姓遂為丘氏)。春秋末年,孔丘被舉為「聖人」,這樣,丘姓就和孔子的名字犯了忌諱,所以就改「丘」為「邱」了。有些歷史人物的名字由於和當時皇帝的姓名犯忌諱,有一些被改了。比如在《漢書》裡,把「莊子」寫成了「嚴子」就是為了避東漢明帝劉莊諱。如果不瞭解這一情況,就不知道「嚴子」是何許人物。
  2.改名。唐玄宗叫李隆基,所以凡是叫什麼「基」的,或和「基」同音的都犯忌諱,都不能用。因此著名的歷史學家劉知幾便不敢再使用自己的名字,而用其他字,稱作劉子玄。再如漢初的辯士蒯徹,因漢武帝叫劉徹,史書上就把他改名為蒯通。只是前者是自己改的,後者是別人強加給他的罷了。
  3.改官名。比如隋文帝的父親叫楊忠,所以隋朝時就把「中書」這種官名改稱為「內史」。把「侍中」這種官改稱為「納言」。再如為了避唐太宗李世民的「民」字,唐朝把中央六部之一的「民部」改為「戶部」。
  4.改物名。五代十國的吳越王錢 ,因為「 」字和石榴的「榴」字同音,便把石榴改為「金櫻」;和錢 同時代的楊行密(為唐淮南節度使,後受唐封為吳王)在佔據揚州的時候,當地人怕犯他的諱,便把蜂蜜改為蜂糖。我們在古書上如果看到金櫻或蜂糖,應知道這就是石榴和蜂蜜。
  還有這樣一個避諱的例子,《晉書》上有一句話叫「陽秋之義,母認子貴」。「陽秋」是什麼意思?原來東晉元帝司馬睿有個妃子叫鄭阿春,兒子當了皇帝後,就規定對春字要避諱,便改「春」為「陽」。《晉書》上的「陽秋」,其實就是「春秋」。必須指出的是,在新版的古籍圖書中,由於各種原因,不少避諱字仍未改回來。如《史記·吳王濞列傳》裡的「存問茂才」,「茂才」其實就是「秀才(漢光武帝名秀,避秀字諱,改秀才為茂才)。但由於沿用年代已久,故不再改回,這就更要求我們要懂得避諱方面的知識。
Author :舒治祿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尋找失落的氫彈

  事故
  多年以來,利比亞里科斯村的漁民和附近的帕洛瑪雷斯的村民們,已經看慣了巨大的飛機每天上午在晴朗的天空中進行空中加油的場面。但在1965年1月15日上午10時22分,平靜中出現了異常:兩架美國戰略空軍司令部的飛機──一架B─52轟炸機和一架KC─135空中加油機在試圖進行空中加油聯接時,在31,000英尺高空相撞。
  雷鳴般的爆炸聲震撼了周圍6英里的地區,許多人紛紛跑出家門,他們看到正在加油機後下方飛行的轟炸機已經爆炸,變成一團巨大的、烈焰奔騰的物體,加油機搖搖擺擺地又向前飛了一會兒,然後也開始解體。200多噸燃燒著的飛機殘片,零亂地散佈在空中,落向地面上驚慌失措的目擊者們。
  五顏六色的降落傘在空中綻開,有些傘下面繫著人,另一些卻吊著古怪的東西。有的正向海上飄去。
  在空中,七個受過高級訓練的年輕人死了,其中包括空中加油機的整個機組人員和B-52轟炸機上的三名飛行員。四個人逃離了B-52轟炸機,活了下來。令人驚奇的是,儘管大量燃燒著的鋼鐵雨點般地向地面撒去,但地上卻沒有一個人受傷,也沒有一頭牲畜或房屋被擊中。
  然而,從天上掉下來的並不都是碎片和人。在村東離農民納瓦羅房子大約75碼的地方,一件沉重的東西撞在番茄梯田的石頭護牆上。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納瓦羅房子的所有玻璃窗都震碎了。他和另外幾個人向梯田跑去,看見一個東西正在燃燒,就用腳踹它,往上面撒土,最後火熄滅了。納瓦羅當然不知道,他和朋友們用腳踹的東西竟是一顆氫彈。
  會爆炸嗎?
  消息很快傳到美國空軍少將威爾遜那裡。他是空軍第十六航空隊的司令,司令部就設在馬德里以東幾英里的托雷洪空軍基地。
  威爾遜向上級報告後,立即得到指示:B—52轟炸機上所載的四顆氫彈必須回收,而且要快。
  這項任務只能交給確切瞭解這些氫彈的人員去完成。每種氫彈都是根據各自的使命而專門製造的,具有不同的熱核當量,都有一定的編號和信號感受系統,氫彈的保險解除、引發和起爆都有各自的程序。於是,官員們開始在原子能委員會和國防原子能支援局的機密檔案中,搜集失落的每一顆氫彈的各個組成部件的編號,並逐一地找出這些部件的設計和監造人員的姓名。
  有一件事是明白人不必擔心的,那就是核爆炸。美國的氫彈只有在謹慎的操作下才會爆炸,它的工作情況是這樣的:
  起爆一枚氫彈,首先要將其中的核物質緊密壓縮,這是由包繞著核彈心的一定量的高爆物(如TNT)來實現的。TNT必須向內爆炸,以求在整個核彈心的周圍施加一個完全均勻的力場,假使由於某種原因,例如火焰或撞擊時的震盪,使高爆物的起爆稍有不均,核物質就不會均勻受壓,核爆炸便無從實現。在這種情況下,高爆物爆炸所產生的衝擊波只會衝出核彈,也許能將彈殼炸裂,造成核物質的溢散,但炸彈本身不會發生核爆炸。
  此外,要爆炸一枚美國核彈,只有經過幾個有資格並十分苟刻的醫學權威們確認身心健康的人,並一致認定收到了發自總統的「開戰」指令時才能進行。這指令是以聲音的形式傳遞的,而不是通過其他的方法,以免造成誤解或閃失。
  只有在轟炸機不得不投入戰鬥的情況下,處在飛機不同位置的操作人員,才會分別開始保險解除、引發和引爆的程序操作。這些操作必須絕對準確、一絲不苟地完成,也只有在這時,核爆炸才有可能發生。
  奧爾茲的發現
  出事時,漁民奧爾茲正駕駛漁船在海上作業。他看到附近有兩頂降落傘,其中的一頂向遠處飄去,便通過無線電讓在另一條船上的表兄阿方索跟上去。而實事上,阿方素已經在駕船前往了,並在飛行員剛剛落水時,就把他救了上來。奧爾茲所追蹤的降落傘在飛快地下降,下面掛的東西似乎不是一個人,而是某種閃著銀光的硬質圓柱體。奧爾茲看著它濺落水面,但當他趕到時,那東西卻不見了。這顯然是個重要的東西,不然不會繫在降落傘下。
  奧爾茲暗暗地把濺落點的方位進行了粗略的估算並作了記錄。這項簡單的工作使他在不久之後便舉世聞名了。
  全面搜索
  根據氫彈的降落傘可能打開也可能沒打開這一點推斷,它們可能的分佈範圍包括了方圓幾英里地勢起伏的鄉村地區。天剛一亮,陸上和空中的搜索就開始了。
  一名國民警備隊隊員進來報告說,他在海邊附近,距離一條干河床約500碼的地方,發現了一個他認為是氫彈的東西。災難控制部隊的軍械專家們證實了那確是一顆氫彈,而且還是完好無損的。
  這個發現活躍了氣氛,很多人都相信所有的氫彈可以很快地找到。
  黎明時分,所有的人都到了河床一帶。直升飛機在人們頭頂上盤旋,三個搜索隊展開了一個寬達一英里的搜索面,由帕洛瑪雷斯村北兩英里起始,向村南海邊方向推進。
  幾小時以後,一架直升飛機在公墓後面的一片田地裡找到了第二顆氫彈。接著,一隊搜索人員又找到了第三顆,也就是村東面納瓦羅種著西紅柿的梯田上撞壞了的那顆。
  只剩最後一顆了。
  清除污染
  在這次事故中,有兩枚氫彈的高爆物在撞擊時爆炸,彈體像破碎的南瓜一樣裂開了,核彈芯崩出彈體,在常規爆炸的作用下蒸發掉了。
  原子裂變反應肯定沒有發生,因而也不會釋放出核能和核爆炸所產生的致命物質。溢散的核 物質會放出α射線,它不同於原子裂變時從原子核中
  釋放出的具有高度穿透力的γ射線,其射程很短,不能穿透皮膚,甚至連一片薄紙也穿不透。核彈所使用的鈽,可以拿在手裡而不會造成傷害。鈽如果暴露於空氣中,就會形成一種難溶化合物,因此即使不慎吞了下去,也將很快地從消化系統排瀉出來。
  鈽污染很容易處理,只要用水仔細擦洗,就可以把它從身上或衣服上除去。掉在地面上的鈽,只要翻到地下幾英吋深的地方,就一點放射性也探不到了。又因為鈽的溶解度很低,所以也不會被植物吸收。
  雖然這塊土地上的核污染幾乎肯定不會造成什麼傷害,但還是要將其徹底清除掉。國民警備隊和空軍憲兵被安排在損壞的氫彈周圍,奉命不許任何人靠近。
  與此同時,清除污染的工作也在進行。
  專家們穿著工作服,戴上面罩,在每個彈坑的周圍劃了一個圓,並從那裡每隔15度引出一根直線。每走出12英尺,就做一次測量,直到計量器檢測不出放射線為止。三個星期以後,污染地區確定下來了,那是一個近似矩形的區域,長兩英里多,寬四分之三英里,其中包括分成854塊的385英畝耕地。這一地區既使帶有極弱放射性的每一小撮土,也都將運往美國南卡羅來納州愛肯附近的核廢物處理場。地裡的莊稼也要回收。其實只要洗一洗,這些東西都還可以吃,其中大部分將供應駐紮在本地的部隊食用。
  確定方位
  空軍的事故調查員們詢問了幾十個目擊者,漁夫奧爾茲提供的證詞最有可能成立。如果他是對的,那麼氫彈就在離海岸5.5英里處的深水中。但他講的也可能不對,因他並不知道氫彈是什麼樣的,何況人們在過度激動時常常會犯錯誤。
  搜索在繼續進行。從托雷洪調來了175人,從莫隆調來130人。在利比亞的惠勒斯空軍基地,一套重達136000磅的空軍「夜鷹」裝備裝進了C—130型運輸機的貨艙,那是一整座帶有野外廚房和衛生設備的「帳蓬城」。還有更多的C—130和C─124運輸機從美軍在德國和法國的基地運來了通訊車輛、一支通訊兵分隊、陸軍的一個掃雷連和一所野外洗衣房。
  空軍的偵察機對長12英里寬8英里的整個區域進行了拍照。到1月19日中午時分,一定比例的航空照片鑲嵌圖送到了威爾遜那裡,在圖上整個地區被分成了許多小塊,每塊面積1,000平方英尺。在逐塊地進行搜索時,每一小塊最小的飛機殘片都被找到了,它們的位置均標在一張塑料透明圖上。
  在華盛頓,在俄亥俄州的賴特──帕特森空軍基地,在佛羅里達州的埃格林空軍基地,在洛斯阿拉莫斯,在阿爾伯克基的桑迪亞試驗室,在加利福尼亞州的聖迭戈通訊站,在西雅圖的製造B—52轟炸機的波音飛機公司,各種各樣的計算機投入了運轉。人們根據已經找到的三顆氫彈的位置,推算出它們在空中的飛行彈道和空氣動力軌跡,以求確定準確的碰撞點。再從這一點出發,向下做出那顆尚未找到的氫彈的假定彈道和空氣動力軌跡。這顆氫彈既可能落在內陸深處,也可能掉進離岸幾英里的海面,這取決於降落傘是否打開,打開的程度和是否已被燒燬。
  根據計算,丟失的氫彈最有可能是落在一個直徑兩英里多的圓形地帶,這一帶散佈著許多小塊耕地,一座小山上蜂窩般地點綴著一個個被遺棄的坑道和通風口。一天,300多人手拉著手開始緩慢地穿越這個地區,他們在每一個值得懷疑的凹地、坑穴、礦井和坑道外插下小紅旗,這樣的地方約有400處。隨後,直升機運來了軍械專家,他們前來執行一項十分艱苦的任務,帶著照明備設爬進每一個舊礦道和堅井。
  搜索線從北向南推進,花了七個小時才走完這個地區。然後又開始第二次搜索,而且每一次都要比上一次更加細緻,但毫無結果。漸漸地,人們開始相信,漁民奧爾茲看到的那個落入海中的東西確是氫彈。
  水下偵察
  根據聲納掃瞄探測的結果和飛機碎片的分佈狀況,重點搜索區的面積減少到27.33平方英里。漁夫奧爾茲登上一條掃雷艦,指明了他認為是氫彈入水的準確地點。這點被標在海圖上,以它為中心畫了一個半徑一英里的圓。
  水下搜索是按照深度組織的。水面下80英尺以內將由潛水員用肉眼搜索;水深80至130英尺的區域由潛水員、掃雷艦和電聲納掃瞄儀負責;130英尺到200英尺的水下,將由海軍「海洋實驗室二號」潛水器派出的潛水員搜索;水深200英尺到380英尺的區域由帶頭盔的潛水員和上述設備負責;再往下的搜索工作一概由潛水艇進行,配合使用側視掃瞄器和特殊聲納設備。
  3月1日,深潛器「阿爾文」號做了搜索開始以來的第十次下潛,駕駛員瓦倫丁正駕著潛艇在一個朝西南方並向下伸展的山坡上行駛,突然,搜索燈的光柱照亮了一條以前沒見過的圓槽形痕跡,似乎是一個滑進或被拖進陡峭深谷的沉重物體留下的。「阿爾文」號頭朝下地尋蹤而去,但在海流和重力的作用下,它衝得過猛了,失去了目標。
  也是在3月1日,消息封鎖結束了。在事故發生45天之後,五角大樓公開宣佈:美國丟失了一顆氫彈。
  3月8日,美國大使杜克與西班牙新聞和旅遊大臣伊裡瓦爾尼放開膽子做了一次宣傳性表演。為了形象地證明海水是無危險的,他們在搜索圈以外的海上游了泳。這是人類進入核時代以來最出名的一次游泳,水溫15℃。3分半鍾以後,週身凍得發青的杜克上岸了,微笑著高聲叫道:「真帶勁兒!」
  瓦倫丁又一次找到了那道痕跡。這一次,為避免再被海流衝跑,他掉轉方向,開始沿著山坡慢慢地倒著下行,追蹤那條痕跡,進入了越來越深的水域。幾分鐘以後,他看到了一個浮動著的降落傘傘蓋,罩著一個橫躺在一條深溝邊緣的東西上,不停地飄抖著。瓦倫丁急於報告,忘記了密碼,就對水面上的比爾·雷尼叫道:「我看到了一顆銹釘子!」
  這話令人莫名奇妙,但雷尼受到了瓦倫丁激動的聲音的感染,乾脆破壞了密碼規定:「你是說你看到了氫彈!」
  「不,」瓦倫丁回答說,「我看見了降落傘!」
  打撈成功
  第一次打撈失敗了。繫在降落傘上的尼龍繩被岩石割斷,氫彈沉下水底再次失蹤。
  九天以後,也就是4月2日,「阿爾文」號又一次找到了那個降落傘。它仍舊蓋在下面吊著的東西上。兩天後,在帕洛瑪雷斯村外的海面上,電纜控制水下搜索器CURV下水,花了將近半天的時間將一根繩子繫牢在降落傘上。然後,它又浮出水面,將繩子的另一端繫在一個浮標上。
  「阿爾文」號再次下潛,能見度很差。為盡量避免在發現降落傘以前就駛過了頭,駕駛員瓦倫丁決定從下方接近它。他打算在降落傘以西200英尺下潛,然後再掉頭上坡,接近降落傘。突然,大片的傘衣撲向觀察窗,潛艇闖進了降落傘!瓦倫丁開足馬力倒車,但「阿爾文」號繼續向前衝去,直到降落傘完全罩住它,才停了下來。
  水上的人們幾乎要發狂了。如果只是螺旋漿被纏住了,「阿爾文」號仍可爭脫並浮出水面,假如「阿爾文」號全被纏在傘蓋和傘繩裡,就沒法讓深潛器和艇上人員離開海底了。
  在「阿爾文」號上,瓦倫丁倒沒有過份擔心,他操縱著深潛器,貼著這大而不透明的陷阱,抓住降落傘向上飄動的機會,一寸一寸地漸漸把「阿爾文」號橫了過來。15分鐘過去了,他發現了一個空隙,便駕著「阿爾文」號向右下方作了一個急轉彎,從傘蓋的邊緣下面鑽了出來,然後便沉著地報告說:他已經解脫出來了。然而,瓦倫丁發來的報告在催促人們馬上考慮即將到來的災難:目標物體已經移動了300英尺,而且仍在繼續緩慢地移動著,前面就是深淵。過不多久,它就有可能跌到更深的地方,到那時,連CURV也跟不到它了。
  第二根繩子又系到了降落傘上。接著,CURV下潛繫了第三根繩子。
  「阿爾文」號再次下潛。早晨7時零2分,絞車開始轉動,沉重的負載被慢慢地、穩穩地拉離了海底。15分鐘過去了,25分鐘過去了,90分鐘過去了。
  上午8時19分,絞車停止了轉動。幾名潛水員下海,把降落傘從它所包繞的東西上拉開──這些疲憊的搜索者們第一次肯定他們已經得到了這枚銀白色的雪茄形氫彈。
  潛水員們用金屬帶子把氫彈纏起來,上面再繫上鋼纜。絞車又轉動了。8時45分,也就是事故發生後的第79天22小時23分鐘,氫彈被拉上了船,回到了美國人的手中。一場動員了3,000多人竭盡全力地干了將近三個月,使用了各種最精密、最古怪的裝備戰鬥,終於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技術上的成功。
Author :約翰·哈伯爾
 

◇  金鑰USB
◇  即期品出清
◇  超低價促銷商品

◇  情趣玩具